My 2019: 工作

這年工作算有點變動,離開了工作5年多的地方,也換了新環境。

離開舊職

適應了調職,撐住了小人 [My 2018: 工作],仍是過不了新老細這一關。新官上任要趕走舊人,其實不是新奇事;就算你肯投其所好,也只是熱臉貼冷屁股。

幾個月下來,越級替你做appraisal時,更見真章:

「這項工作你是完成了,但你沒四處宣揚,表示你對工作沒有熱誠。」

「這項工作你是完成了,但是有其他人掛名,所以名義上根本不是你做的,怎樣說也不能合格。」

「這個新系統你是學懂用了,但你沒有要求增加新功能,所以不算掌握了,僅僅合格吧。」

撫心自問,作為一個員工,我每天都必定圓滿完成職責,職責外的問題也盡能力解決。即使這樣不足以升職,都不至於appraisal幾乎肥佬吧?說到底,「年資」就是原罪。

更別說小人們每天無風起浪,搞些莫須有的陷阱推你踩進去。新老細看在眼內,更是「助攻」有功,當然要「論功行賞」。

其實舊人也不只我一個的。不過自問還有選擇餘地,那又何必每天回到同一個死局,不如自己抽身離開吧。(遞信後,appraisal還由僅僅合格變為僅僅不合格,就更看得出這個新老細人品如何。)

做了5年多的工作,就這樣黯然裸辭了。

電腦壞機
工作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緊接新工作

不過在一個月通知期內找到新工作,所以離職後休息幾天,又上班了。

地點偏遠了很多,還要朝十晚七,感覺每天也很晚才回到家。不過人工升幅總算比留在舊公司高一點,裸辭不至於落得為走而走。

至於工作環境,辦公室政治的氣氛還是很重。但可能做過大公司,接觸過不同的人;所以新地方的人事模式,說到底都是差不多的套路。

我的2019
工作 | | 埃及行 | 社會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