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工作

My 2021: 工作

過去一年的工作,忙碌得很,心累得很。無他,前年年底和善的上司走了,我們又歸原來的manager去管。而這個manager,真可說集各種缺點於一身——責任,卸;workload,卸;下屬分工,卸;向上匯報,卸;向其他部門開戰後的炮火,卸 …

回首工作社會

My 2020

… 和所有人一樣,這年的生活都受到疫情影響。在農曆年時,我仍以為家中有幾包口罩已算得上充裕。真沒想到,疫情沒有在幾個月內過去,甚至還席捲了全世界。沒有口罩、沒有社交距離、沒有限聚令前的日子,彷如隔世 …

回首工作

My 2019: 工作

… 撫心自問,作為一個員工,我每天都必定圓滿完成職責,職責外的問題也盡能力解決。即使這樣不足以升職,都不至於appraisal幾乎肥佬吧?說到底,「年資」就是原罪 …

工作觀點

離開死局

待了5年半的地方,終於離開了。人大了,不會說太多什麼小人、什麼委屈。總之環境不適合自己的,忍得到今天,忍得到明天,也無法無止境的忍下去 …

回首工作

My 2018: 工作

調職就這樣過了一年多。由technical環境轉到要跟sales直接打交道的部門,氣氛真的很不同。但原來真正要提防的不是sales,而是自己的teammate …

回首工作

My 2017: 工作

… 我的職級和薪酬,毫無疑問比同齡的人都落後很多,而且無法預計何時才能真正有躍升或踏上軌道。灰一點看,自己往後數十年的工作生涯,會否一直都處於ground level,包圍身邊的盡是年輕卻又比自己高級的人?

Days of Immat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