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工作

My 2021: 工作

過去一年的工作,忙碌得很,心累得很。無他,前年年底和善的上司走了,我們又歸原來的manager去管。而這個manager,真可說集各種缺點於一身——責任,卸;workload,卸;下屬分工,卸;向上匯報,卸;向其他部門開戰後的炮火,卸 …

回首社會

My 2019: 社會

2019年的香港,會被永遠記入歷史中。《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一石激起千重浪。100萬、200萬+1、721、831等數字,香港人永遠不會忘記 …

回首工作

My 2019: 工作

… 撫心自問,作為一個員工,我每天都必定圓滿完成職責,職責外的問題也盡能力解決。即使這樣不足以升職,都不至於appraisal幾乎肥佬吧?說到底,「年資」就是原罪 …

回首社會

My 2018: 社會

今日的香港,不用說,荒唐的事一籮籮。不論是權貴還是市井,都可以為了自身利益、不顧是非情理,做完荒唐事還一副理直氣壯 … 時局以外,社會風氣也變得有點奇怪。這年頭的人,好像都缺乏自己的是非和價值觀,只想找些人來追捧 …

回首工作

My 2018: 工作

調職就這樣過了一年多。由technical環境轉到要跟sales直接打交道的部門,氣氛真的很不同。但原來真正要提防的不是sales,而是自己的teammate …

回首閒話

不懂文明的文化人

… 在這裡工作了快5年,接觸過各種類型的editor,十之八九都奄尖挑剔(其實以工作層面來說不是壞事)。問題在於他們每次提出問題或要求時,都總會一副不耐煩的態度,好像你serve他們serve得不夠快似的;而幫到忙後半句謝也沒有,幫不到就大條道理對你惡言相向 …

Days of Immat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