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2007

終於到年尾,又是時候寫總結。今年由學生到上班族,生活過得不很順利。

畢業了

最後的學生生涯

大學Year 3的下半年,重點落在FYP上。遇著無理取鬧的supervisor,被分派到糊塗敷衍的research assistant;結果是無奈地事倍功半,幾個月來花了很多冤枉時間。

自那時開始,人變得氣餒了,大概是覺得all I’ve done is for nothing。失去了衝勁,我做事時只抱著「希望麻煩快點過去」的態度。

但又可能是因為這種態度,跟同學的關係融洽了--主要是不再執著一些有的沒的,不再跟性格不合的同學計較太多,大家過得開心就好。還有人問我為何開朗了。

相關文章 學生生涯的終點

工作分岔路

十字路

畢業後,就業前,有一個多月時間是漫無目的地過

那時思考了很多,包括以往做人的價值觀,對事情的看法;一切在我面對人生新階段時,做成了很大衝擊--

主要是因為自小生活已受到家庭的過份保護;我除了當個稱職的學生外,從不用去想將來。離開校園後,表面上生活自由了,實際上卻無形產生出一種「責任的束縛」--未來真正落在自己手中,原來會有份沉重而茫然的感覺。

「我的人生,想實現什麼?又有什麼過去一直相信,但現在需要放下和改變的?」這些聽來虛無飄渺的問題,大概就是第一步吧。

相關文章 思路雜亂的一週

另謀高就

求職

從沒對人說過,現在這份工作其實是我第一次見工後就得到的。

畢業後,同學們紛紛寄出大量求職信,我卻懶散地想放一下暑假。結果當聽到人人也有10多次見工經驗時,我才慌忙去找工作,並「人有我有」地編些見工經驗跟同學分享。

沒錯。我從來只會跟人分享正面和開心的事,並告訴自己那是在「發放正能量」。其實說穿了是我愛逃避,生怕別人會對我的負面事給予不認同的反應,讓我更怕去面對現狀。

就如我剛獲聘後也沒主動跟朋友說,怕這工作其實不是「好消息」,不想讓他人知道後才發現是「壞消息」,那就更加難堪了。

但我這個想法錯了--無論是好事壞事,都應跟人傾訴。跟朋友談談困擾和壞經歷,其實不是什麼難堪或丟假的事;為自己「揚善隱惡」,只是一種不必要的驕傲。

敞開自己的心懷後,一方面拉近了朋友間的距離,同時亦能更自然地接受自己的本質。

發冷箭

工作

這份產品設計的工作,本來很奇怪--上班幾個月來也沒有實際事情去做,主管一直著我做些重覆又重覆的練習。而同事們不但比自己大上20-30年,還隱隱有種冷漠的態度。

後來發現,原來是公司有人事糾紛需要一個「緩衝(buffer)」,才在不需要人手的情況下聘請了我,就是隨便找個新人來塞著位置。那就解釋了一切,不再奇怪了。

相關文章 「棋子」的感觸

我從沒因初次見工就獲聘而沾沾自喜,想來這份保守還是錯不了的。我可能還不清楚在一間公司怎才算是「有嘢學」,但半年來也做著同樣的練習,肯定是太閒了吧。即使個人不喜歡頻密轉工,也應積極行動了。

煩惱的是,我還是對下次要找什麼工作沒多大頭緒。不過今次總不能有offer就隨便接受吧,唯有祝自己好運了。

香港山頂夜景2007

其他總結

相關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