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了仇恨

這一年多,因為面對橫蠻的FYP supervisor,然後出來工作後遇到一些極其可惡的人,我曾不止一次幻想過如何去折磨他們。我幻想過如何禁錮那些痛恨的人,折磨他們但卻不能殺掉--正因為是痛恨,才不可以讓他們那麼容易地死去,只有求死也不能才是真正的痛苦 …

以怨報德的反思

… 以怨報德已經可惡;今次還差點令一名善良的老婦喪命,情況簡直令人髮指。可能我還血氣方剛,看到新聞後的第一反應是想痛打那青年,傷害老人的行為怎樣也不能接受。但想深一層,我還不是跟他一樣,對看不順眼的人就只想以暴力對待?

《Elfen Lied》 因歧視而生的悲劇

… 因變異而出生的二觭人,只因為頭上長有兩隻角(活脫就是賣萌的貓耳),所以被當成異類看待。其實她們與普通人差別不大,卻因外表和擁有由意念控制的無形伸縮手,而遭到排斥。二觭人一出生就被社會遺棄,要四處藏頭露尾,去到哪裡也受到歧視和迫害 …

令人反胃的恐怖: 網上斬首片段

早上吃早餐時,聽到媽提及一名美國人被伊拉克組織斬首的片段。我初時不以為然,只覺得以現在的美伊關係,發生這種事不足為奇。剛才在網上看過這段片段後,立刻有反胃的感覺,是真的想嘔的那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