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後餘生

Pathetic Day過去第731日了。今天的我,是否不再可悲?還是以前太天真,以為遇到喜歡的人就可以去愛,不必理會對方會否愛自己,只要能夠付出就是幸福。自此我改變了 …

克服

… 有時我會想,如果一天自己意外死去,身邊人即使在我抽屜裡翻出一些記事,或在電腦裡找到某些說話,發現到原來我有很多想法沒告訴過他們的同時;其實我還有一些秘密,長時期的煩惱,全都隱藏在平日的笑容下,就這樣一併被埋葬 …

人生轉捩點之一: 站在副學士的門前

… 這邊廂,我對副學士升上degree的可能性感到極不樂觀,兩年課程後可能會再次雙失;那邊廂,副學士的學費卻非常接近degree課程,兩年就要9萬元。上午在理大時情緒恍惚,黃昏回家後終於忍不住痛哭 …

潛意識自暴自棄

近日發覺我患上了「潛意識自暴自棄」。雖然生活仍然穩守規律,我也沒在無病呻吟,但這陣子的生活根本行屍走肉:上課時完全沒聽,寧願發呆睡覺;放學後不顧project、不做有建設性的事,只一天到晚打機上網 …

很忙,明天測驗 … 很涼,天氣很涼 … 學習,每天都在學習 … 平淡,在沖淡傷痛 … 迷茫,對於前途 … 不想想得太遠,這年內最終的目標始終是考試。若考得不好,不用再談什麼千秋偉論 …

煩惱絲

今天去剪髮,意義在於動機--以前「決定」我何時去剪髮的,是頭髮本身--就是當頭髮長得自己忍受不了的時候。現在頭髮其實不太長,還在能容忍的長度--但我主要就是想忘記不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