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捩點之一: 站在副學士的門前

… 這邊廂,我對副學士升上degree的可能性感到極不樂觀,兩年課程後可能會再次雙失;那邊廂,副學士的學費卻非常接近degree課程,兩年就要9萬元。上午在理大時情緒恍惚,黃昏回家後終於忍不住痛哭 …

好灰

… 一來我對自己失望,我自問唔係蠢人,唔係一課書睇極都唔明嗰種人。係我做得唔夠其他香港學生好?定係我對考試冇符?定係我根本唔適合讀書?上年冇讀過書都全科合格,我心裡面仍然淡定;但咁認真去讀都仲係冇乜起色,都唔知可以講乜好 …

緊張之餘鬆一口氣

… 上年那張,本以為會是我學生生涯的最後一張准考證;誰知道竟然要再來一次,還要這張是沒學生相的准考證,實在太丟人。如果這次重考還要回母校,心情難免會更加沉重。今日在郵箱中收過准考證,「不願意」沒有發生,稍稍鬆了一口氣 …

情人節談《魔戒》 那些無限的期待

2月14日,除了情人節,也來說一說《The Lord of the Rings》。為何與它有關?事緣前幾日在Yahoo! JAPAN看到新聞標題,原來日本在今日2月14日才正式公演第三部曲《The Return of the King》!

又一年的高考

放榜過了兩個星期,終於接受了現實。我今年冇任何offer,入唔到U。本來打算報讀副學士課程,但總覺得經Non-JUPAS上大學比較困難和機會渺茫。經過多番考慮,終於也決定重讀重考;由於不想讀夜校,目前只決定自修。坦言,今次是人生的第一個真正的挫折 …

What a shame!

I woke up, but the nightmare didn’t pass away. It is not a dream. The road ahead will be really rough and uneasy. I don’t know when will I get over 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