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 保全

近10年前,「二代大雄」的娟姐因病離去。那時候我不禁想到,如果有天連叮噹的配音員都退休了,我們這一代的叮噹回憶會就此一去不返嗎?沒想到,這一天竟然會來得如此突然,讓人如此不知所措…

仍然活在今天

好與壞,笑與淚,總會過去。然後,時間繼續走,生活繼續過。你和我,都仍然活在今天。

夜與孤單

… 在夜深,感覺很平和,也很自由。四處都寧靜,所以我更容易想起自己的孤單。有時,我不知道自己如何、或能否熬過這份孤單。

何處惹塵埃

… 看著小生命由年幼到成長,由成長到衰老,由衰老到離世;經歷到各種喜怒哀樂,最後別離時會很痛心。在我因倉鼠死去而哭的時候,媽曾說過「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就如片段中問及「為何要養狗」。但那刻的心如刀割,真的會大過以往的快樂日子嗎?

Empty Heart

Everyone’s heart needs to be filled with something – maybe love, maybe sense of achievement, so people won’t feel emp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