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 不是說由2個人變回1個人,完全沒有hard feeling。只是,如果對方沒有使你的生活變得更好,或是說沒有了對方後生活會變得更好,我就會放手。反正,也習慣了適應心淡。

那份奴性

… 自年初,manager美其名把tendering的工作分一些給我,實際是半騙半屈把我調做秘書。自此,我做著大量print和影印的工作。而且因為成了秘書,忽然受著大部分同事差遣。不過感覺最差的,應是要直接under Head Secretary …

The thing is…

The thing is, every day I try so hard not to think of myself as a loser, or even not to think about it. The thing is, my life sucks.

做最開心的人

To become the happiest person, try smiling from far away. (要成為最開心的人,試試在遠方微笑吧。)

春茗隨想: 遠望

… 雖然有些意外收穫,離開時我的心情還是有點不快--一來,在這公司做得不開心,心早已離棄了;二來,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面,還是站在遠處,想得到的只能遠遠望著。那區區幾千元的獎品,都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

無處的中央

新年剛開始,卻已覺得有點失落。話說由Bahrain回來後,工作沒有更上一層樓;公司又有秘書離職,管理層今次竟然直接要我接管她的工作。沒有通知,甚至連例牌問句「你能應付嗎」也沒有 …

「棋子」的感觸

… 昨天主管跟我談了很久,知道我之前的忐忑感不是空穴來風--公司內有風波,有人希望在試用期完結前把我趕走。主管說最後選擇了我,所以才沒有在三個月內被忽然遣散 …

悲後餘生

Pathetic Day過去第731日了。今天的我,是否不再可悲?還是以前太天真,以為遇到喜歡的人就可以去愛,不必理會對方會否愛自己,只要能夠付出就是幸福。自此我改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