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法與極權

… 其實惡法本身並不可怕。因為在文明的地方,惡法不會逃得過人民的良知 … 但在荒謬極權的國度呢?反對惡法會被打壓。任你說之以理,還是動之以情;在位者就是面不改容,鎮壓者也不會留手 …

傘散之時

本來沒有對錯的事,卻讓我們看到許多對與錯。斬草,不代表能除根。有些種子,只要活著就會發芽,並隨著是非和惻隱之心茁壯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