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 沒做錯會被罵,做對了會被罵,依指示去做都會被罵。是多次氣得快要爆炸,但從來沒有失控 … 說要在爆炸的邊緣再忍住,或者我還可以消極地忍受多5次、10次,或是20次。但我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回味悉尼: 藍山的一天

… 來到瞭望台廣場,首次見識到不見盡頭的天大地大,剎那間很興奮雀躍 … 那一刻,真的很想帶家人來這裡,感受大自然的波瀾壯闊,感受在家感受不到的一切 … 在藍山的靜夜,窩在暖暖的motel房間,看著90年代的澳洲電影,雖然平淡卻不能忘懷 …

《おくりびと》送行人

… 故事講述天份不足的大提琴家小林大悟,因樂團解散、夢碎、認命,然後決定返回鄉下老家;再在誤打誤撞下,成了納棺師(禮儀師)。做死人生意,讓大悟既驚且惡;然而透過與死者以及親屬間的接觸,讓他漸漸對這份工作改觀並有所領悟,也從而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何處惹塵埃

… 看著小生命由年幼到成長,由成長到衰老,由衰老到離世;經歷到各種喜怒哀樂,最後別離時會很痛心。在我因倉鼠死去而哭的時候,媽曾說過「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就如片段中問及「為何要養狗」。但那刻的心如刀割,真的會大過以往的快樂日子嗎?

Bahrain行: 對峙

… 當時只有我會說英文,當然就全都圍著我了。首先是幾個保安,然後再來manager,之後再有電話裡的上級,一次又一次說著相同的指責。我理直氣壯,他們反駁不了,唯有留守監視,找錯責難 …

Home is where my Christmas is

在Bahrain的工作延期,終於趕不及在聖誕回家。人在陌生荒涼之地,特別想家。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is,這個時候感覺最深了吧。

11月1日 雨

… 那刻我體會到,看著自己媽媽傷心地哭,原來是如此令人心痛。很多電視電影、小說等常有這個煽情橋段,但看他人的母親哭,和看自己的母親哭,其實是完全兩碼子的事 …

有天 我死後…

… 在那幾小時間,有誰由平靜到沉重,有誰由沉重到心痛。那時,我不禁在想:這是否就是去者想要的東西?死亡,從來都只會讓留在世上的人悲傷。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搞那麼多儀式去延長他們傷心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