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P進度小記: 完成風洞實驗了

… 本來我們預計最壞狀況是,連風洞實驗室都用不到(但當然我們的FYP Supervisor全沒協助,只懂繼續責怪我們沒善用時間,態度上接近是說「你死你事」了)。現在能拿到data,其實已算幸運 …

IELTS完成了: 順利的筆試和被盤問的口試

IELTS考完了,感覺還算可以。今次考試比較特別的,是選了在酒店應試。由到達試場登記,輪候寄存隨身物件,及後在鋪了純白桌布、以硬卡紙劃分為兩邊的長餐桌上答卷,全程都很「豪華」 …

捨易還是捨己?

上個sem的GPA出爐了,感覺很不開心。這次成績是五個sem以來最低是原因之一,更甚的是覺得自己選擇錯了。記得大半年前準備選elective subjects時,我自問不是隨便亂揀;但說到底其實沒有考慮自己喜好,反而是偏於投機取巧 …

My 2006

2006年終於走到尾聲,第六年的年終總結來了。今年其實過得不怎樣開心,生活不是營役就是空虛 …

考試後重生

… 不過,始終完成了考試,心情輕鬆之餘,我竟然有種「開始新生活」的感覺。由九月至今,現在我才有一種要醒來,或是準備醒來的感覺--還有幾天就到新年了,之後我就要開始最後一個學期,同時準備找工作 …

Killing is Healthy

… 其實把可惡的人殺掉,真的會令社會健康一點嗎?某程度上我不能反對。(起碼每天要面對無理上司或前輩的都多少會明白,不必要的壓力對精神有多大損害。)只能說這做法在健康背後,也會帶來危險吧。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