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易還是捨己?

上個sem的GPA出爐了,感覺很不開心。這次成績是五個sem以來最低是原因之一,更甚的是覺得自己選擇錯了。記得大半年前準備選elective subjects時,我自問不是隨便亂揀;但說到底其實沒有考慮自己喜好,反而是偏於投機取巧 …

My 2006

2006年終於走到尾聲,第六年的年終總結來了。今年其實過得不怎樣開心,生活不是營役就是空虛 …

考試後重生

… 不過,始終完成了考試,心情輕鬆之餘,我竟然有種「開始新生活」的感覺。由九月至今,現在我才有一種要醒來,或是準備醒來的感覺--還有幾天就到新年了,之後我就要開始最後一個學期,同時準備找工作 …

Killing is Healthy

… 其實把可惡的人殺掉,真的會令社會健康一點嗎?某程度上我不能反對。(起碼每天要面對無理上司或前輩的都多少會明白,不必要的壓力對精神有多大損害。)只能說這做法在健康背後,也會帶來危險吧。lol

病在天氣轉變時

… 從未試過因身體不適而幾日全線走堂,還偏偏在趕交report前才來病,臨急臨病抱佛腳的感覺真苦。剛過去的10月熱得破了百年紀錄,我卻在11月頭開始轉涼轉乾燥的晚上病了 …

Friendliness is Overrated?

… 我不是要befriend everything that moves,而只是在可能的情況下把他人看待成朋友,難道那樣已很愚蠢?真的是我不諳世事,還是友善的想法在不知不覺間已變得overrated?

FYP「審問會」: 情緒崩潰的邊緣

… 最辛苦的,莫過於FYP supervisor的咄咄迫人,每次只把工作交代一部分,完成了還可以質問為何不完成之前沒提過的地方。只管叫我們跟research assistant去做,自己卻不去了解進度,不跟對方溝通 …

又到sem中的忙碌

近日又忙了。來到10月中,這個sem好像又過去一半了,project deadline和測驗逐一迫近。9月過得很hea,跟人談起原因,可能是暑假時習慣了上班的生活模式。10月來到,希望能慢慢恢復狀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