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法與極權

這幾日來的事,都讓人心很累。

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 – 維基百科

其實惡法本身並不可怕。因為在文明的地方,惡法不會逃得過人民的良知;就算通過了也會受到挑戰,甚至會被推倒。

但在荒謬極權的國度呢?反對惡法會被打壓。任你說之以理,還是動之以情;在位者就是面不改容,鎮壓者也不會留手。光天化日下,刻意向記者施襲,刻意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射頭;濫權濫暴到了一個莫說不配被稱為紀律部隊、甚至也不配被稱為人的地步。

這城市在沉淪,已經是不再exciting的old news。但對於荒謬帶來的痛心和無力感,卻不會說見慣就習慣。

黑紫荊

此刻,實在無法以正面、充滿希望的陳腔濫調給這篇文章作結。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