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World Issues

被棄下的黃絲帶 0

My 2016: 社會

傘運之後,香港的時局好像比之前還要亂。大家常說什麼社會撕裂,說來我還是覺得只是「一男子」,或說是「一男子勢力」刻意搞出來的。左右兩派從來都存在,怎麼會等到這一兩年才發展至「有你冇我」的局面?

柬埔寨兒童兜售紀念品 0

“You buy my souvenirs. You keep me on the street.”

柬埔寨這個曾經富庶的國家,因政變失去了很多生命和財富 … 這天來到比粒塔(Pre Rup),和其他景點一樣,到處有孩童在兜售紀念品 … 同一個地點,我是吃好住好的來旅遊;他還是個孩子,卻要在此守候著每個糊口的機會 …

0

2011/03回顧

三月,我們日看夜看的還是日本核危機;很多事都相對上沒那麼重要了。 財政預算案sucks ass。庫房多餘的錢,計劃在每人的MPF戶口分派6000元就了事。結果就是二撇雞被罵個臭頭,全城起哄下改為每個三粒星HKID持有人都會直接獲發6000元現金。 (相關 6000蚊風波) 日本9級地震,然後是海嘯,然後是核危機。每天在看,由對災難感到震撼,到對輻射有種盲目恐懼;這個由東洋而來的亂況,都多少在支配著我們的三月。 XBOX買了一年半,還是第一次購入一年份量的金會員身份。主要是因為$220就有一年金會員+750 MS Points,實在很吸引;另外就是因為剛剛買了Marvel vs Capcom 3,只跟電腦對打就太無趣了。 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GF2終於入手。家中DC實在有點太舊,所以有一段時間寧願只用手機拍照。曾經考慮過G12,結果還是在朋友推薦(?)下選擇了GF2。EVIL機的優點在於機身細小之餘,又有接近DSLR的相片質素。也因為日本局勢不穩,一聽到相機/零件會漲價的推測就嚇得我立刻去買了。 N4日語能力試,即是舊制度的3級試,成績出爐。文字卷成績不錯,有10X/120;考時認為頗容易的聆聽,卻只有稍為高於50%的分數。平均計大概是75%左右的分數,跟上年的95%相比,自然是有點不滿意。 對。我完全停玩了所有的fB遊戲,可說是有點不可思議。不再開餐廳、建城市、焗蛋糕、澆田… 就是覺得每天要花時間去按按按,很沒意思。以前玩fB遊戲,是覺得有趣才去玩。遊戲開發商卻漸漸貪得無厭,什麼背景的遊戲,其實都只是同一個模式,總之要你定期去按,又或是付錢換取等待時間或道具,才能得到好東西。當「樂趣」變成了「例行公事」,狠下心放棄還免卻以後浪費更多時間。 對。我們每個人在地上的時間,其實都不多。 就算要去虛渡時間,起碼也要做些讓自己感到滿足,且日後不會感到後悔的事吧。

0

亂世

這個3月,不能忘記身處於亂世的感覺。 日本仙台9級地震和大海嘯,然後福島核電廠爆炸,嚴重程度應該能在人類歷史上留名了。 地震發生至今已有幾個星期,當初的震撼總算是冷卻下來。 核電廠情況維持不明朗,「福島50人」為保護他人而置生死於度外。動人之外,有人覺得日本累人累已;也有人覺得日本本來就暗地裡準備核武,現在提早爆了,反而免及將來戰禍。 在香港看著事態發展,身處在一個看似安全卻令人不安的距離。 每天在新聞看,死士救災情況不樂觀,核洩漏開始蔓延到世界各地。驚魂未定的結果,是香港一天出現搶鹽潮,搶不到鹽搶雞粉,搶不到雞粉搶豉油。 天災後,是人禍,然後就是恐慌和混亂。 無論是什麼年代,還是有亂世存在。

馬尼拉人質事件 2

烙印 – 馬尼拉人質事件

… 昨天晚上,我們不清楚為何談判「專家」不能擺平一個非物質的要求,為何菲特警一齣駁火的猴戲可以演得如此窩囊。電視機前,只見一個漣漪竟然化成了漩渦。無論在港在菲,雨都下過不停。

0

動蕩

近來,好像很多地震啊。 我不怎看新聞,都知道接二連三有6至7級地震,在地球各個角落發生。 但我也不相信末日論,誰知地球大陸板塊要怎樣移動呢。 只是天災越來越多,令人不想對將來有太多顧慮;趁大家都還在,趁天地都還在,應該好好去看一看世界。 (又或者這只是我想逃避生活的藉口) 也想起早前四川地震,我有捐錢;然後台灣水災,仍然捐了相同金額。 不久後海地地震,傷亡很慘重,我卻開始覺得「災難來得太頻密了,捨不得每次都捐錢」。跟這想法「呼應」的,竟然真的是越來越多的高強度地震… 偶爾的災禍,令人學習珍惜和反思;太多的動蕩,可能會喚醒更多人,也可能會使人麻木。 看到近來青海玉樹地震的新聞,感覺平淡了很多。

2007年10月加州山火 2

災難與報應

… 世上每天也有災難發生,就算我不關心這次山火的災民情況,起碼也會為燒去了如此一大片山林感到可惜。Office內,主管和另一位同事在看新聞報道時,卻義正辭嚴地說這是美國人的報應 …

1

令人反胃的恐怖

早上吃早餐時聽到媽提及一名美國人被伊拉克組織斬首的片段,我初時不以為然。只覺得以現在的美伊關係,發生這種事不足為奇。 剛才在網上看到這段片段後,立刻有反胃的感覺。是真的想嘔的那種感覺。 如果受害人的頭顱是一刀被切下的話還沒那麼令人不安,但看到受害者由掙扎到斷氣直至頸骨被一刀一刀慢慢鋸斷的感覺真的恐怖得難以形容。他死前的那種恐懼,臨死時徒然的掙扎,以及死後還要受辱的感覺活活呈現在鏡頭面前。 雖然我們在看血腥恐怖電影時都可能會笑,會笑鏡頭是拍得多麼假,戲中死者的死法誇張卻一點也不恐怖;當我們以為自己都學懂接受殘忍和血腥時,原來事實還都是一樣。我們仍然有人性。 虐待他人是一回事,殘害生命是另一回事。 把以上兩者結合的更是另一件違反人性的事。 沒錯。無辜人民被虐殺已不是新聞,在不少過去的世界戰爭上都發生過這些事情。但把它真實地拍入鏡頭裡公諸於世又是一種不是人人也能接受的事。起碼我不能接受,現在仍有反胃的感覺。 我一向對天堂地獄之說只抱半信的態度。但這刻我會相信那些曾笑著把他人殘害至死的人,最後都一定會落地獄。這不是對他人一生價值的審判,只是我個人在震驚中帶著憤怒的想法。 最後,若你還未看過這片段,並認為自己不怕血腥的話,我仍要奉勸你不要去看。這不是激將法,因那片段不能帶給你什麼,不要以為這是大開眼界的一種。這只是單純的冷血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