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 沒做錯會被罵,做對了會被罵,依指示去做都會被罵。是多次氣得快要爆炸,但從來沒有失控 … 說要在爆炸的邊緣再忍住,或者我還可以消極地忍受多5次、10次,或是20次。但我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困擾與迷惘

… 這段時間以來,都是一直被工作困擾,很嚴重地困擾。說到底,還是因為被調派到「死老頭」下--直接來說就是一個很難合作、很難相處的人。你沒做錯,甚至是跟足指示做,也有機會被罵。他犯錯,卻會大條道理卸鑊給你 …

這叫做什麼?

如果做一件事,上司只交代他要的結果;而過程怎樣做,就沒什麼要求,唯一是要「快」。然後你做到結果了,當中可能有些不順利,因為他不停增加一些「不要這樣」,「不要那樣」,令可行方法只剩下一個 …

為什麼不OT

為什麼6點後想放工?為什麼一刻也不想留下?因為總有事情等著我的--偶爾是一場飯局,偶爾是一場電影,偶爾是去上堂,偶爾有些新奇活動,又或者只是偶爾一隻新遊戲 …

My 2009

2009年,過得不怎麼好耶。因工作而營役了,自我形象下降,對很多事都感覺有點麻木。是有開心的時候,也有bittersweet的時候,但總括來說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心情調劑。自己的人生,好像還是在原地打轉 …

虛幻

在那個人生路不熟的荒城,每天都要獨自面對無從預計的問題或圍攻,又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家;就只是兩個星期,已令原本在香港的生活變得很遠很陌生 … 覺得眼前世界毫無真實感的虛幻,不是說回味,只是難以忘記。

10月尾的筋疲力盡

這個10月尾,工作上很忙。雖說交tender方面,我只是做文件上的support;但一個星期要出4至5份,workload實在是太重了。幾百頁的excel,要核對、要入formula,其實做第一輪已經趕急 …

夜與孤單

… 在夜深,感覺很平和,也很自由。四處都寧靜,所以我更容易想起自己的孤單。有時,我不知道自己如何、或能否熬過這份孤單。

t@港大.空間 > t@西

那天 t@港大.空間 > t@西 / 然後 想出rdp和zip, 2 favors 上到GMail就可以 …

那份奴性

… 自年初,manager美其名把tendering的工作分一些給我,實際是半騙半屈把我調做秘書。自此,我做著大量print和影印的工作。而且因為成了秘書,忽然受著大部分同事差遣。不過感覺最差的,應是要直接under Head Secretary …

五月中東行: Saudi Arabia 沙地亞拉伯

從Bahrain(巴林)回港一星期後,又再出發到Saudi Arabia(沙地亞拉伯),目的地為首都Riyadh(利雅德)。同樣是中東國家,這裡與巴林的感覺卻很不同 …

五月中東行: Bahrain 巴林

工作關係,第二次踏足Bahrain巴林。可能有了心理準備,平常心覺得這地方其實不至於要用「地獄」來形容,極其量只是「不適合人類居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