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HKALE

昔日校園 6

回首: 高考放榜

… 放榜時期,天色總是陰暗。即使成績如何,要計劃的都不應只限於目前。不要只為了勉強有書讀,或是單看錢途選科。做決定時,除了依循固有邏輯,也要忠於自己心中的方向。

香港公園 - SARS非典型肺炎殉職醫護人員紀念銅像 10

無聲的面容

… 今天,看著雕像上栩栩如生的面容,讀著在旁的述歷,我才真正感受到那時香港曾渡過了一個怎樣的時期,醫護人員跟我們有著多近的距離。他們並不是跟普羅大眾一樣病得不明不白,而是無懼危險照顧患者時受到感染,這份精神卻不能把生命留下。

夜讀 2

放榜回憶雜談: 高考與鄉村音樂

… 鄉村音樂和A-Level,聽起來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不過每次想起考mock時通宵夜讀、放榜時徬徨無助、自修時在圖書館孤單落泊的日子,鄉村音樂那種平實down-to-earth的風格,大概在精神上給予了我不止一點點的支持 …

0

再談Mechanics

近日天氣秋涼,大家也開始穿長袖衫或風褸了。 生活忙碌與空閒交接,不過完成後日的Management Presentation和Thermo lab report就大概可有短期的清閒時間了。 這陣子做事積極了。 有project或test之類的都提早準備,不再等到最後一天才來衝。 也不清楚是什麼原因,可能想填補心境空虛的感覺吧。 或者始終是由Mechanics這科開始。 最新一課的內容,與我讀A Level Applied Mathematics中的Mechanics起首部分完全一樣。 學了半個sem才到達的進度,以前中六一開學就堆過來了。 本來已經令人抓頭的內容,加上我那時候還日玩夜玩,成績一塌糊塗是意料中事。 但在教預科寥寥可數的老師中,Applied Maths的黎仔sir是我感覺最親切的教師之一。 要在這麼短的期限內把課程「傳授」給學生,黎仔其實已經很用心。 上堂時與學生一起做數,暑假時多次補課;可當時對著題目就是一頭霧水,我未去用心理解之餘,課程又趕得太急。 結果考了兩次A Level,Applied Maths也只得E和D的成績。 說到底還是有些遺憾。對少數有興趣的科目也沒有捉緊。 上了大學後未遇過與預科這麼密切的科目,或者因此忽然變得認真。 以前只顧玩樂而溜走了的,現在可說有機會重新再來一次了。 未敢說是否要對中學時的老師有個交代,只能算是為了自己吧。 當過往的不愉快經歷,以另一種方式重現自己面前的時候,除了逃避就是補償。 補償不等如能令裂痕消失,你只是不讓它繼續在你心裡留下傷口。

1

又到放榜前夕

明日JUPAS放榜,後日會考放榜,對香港學生來說都是大日子。 在此只能精神上支持各位考生,畢竟我也過了兩次JUPAS放榜。 叫大家別緊張是多餘的,緊張之餘最重要是為自己準備。 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能說什麼了(除非會考生決定查卷),別要到時才手忙腳亂,人云亦云地做決定。 至於要為自己訂立什麼目標,如何認清前路,都曾經說了很多遍,在此就不再多提了。 會考可算是香港學生第一個最重要的公開試,亦是人生一個難忘階段。 即使是得是失,都可令不少人從中成長。

Sunset 2

上個夏天

… 上年這個時候剛完成了第二次A-Level,人生就像在漫無目的中找到歇腳點。隨後兩次放榜,JUPAS有了offer,現在就這樣讀完Year 1了。重讀當然不是好事,要不要看作「人生污點」亦見仁見智,不過人還是要經歷過挫折才能看化一些事 …

休息中的倉鼠 2

31個月的生命力

仍記得一年前這個時候,倉鼠忽然變得不愛走動,經常一副疲態;那時我還以為今次只有19個月,即使牠的身體一向很好。那時我正進入再次考A-Level的最後關頭,真有一種煩惱得千絲萬縷的感覺。2個月後牠回復生氣,想起來算是一段失而復得的光陰 …

灰暗景象 1

讓天塌下來吧

… 沒錯,要重讀自修的這一年對我來說,是災難。我從沒勉強對自己說那是「沒大不了」。但在灰之餘,我亦盡力去面對;縱使成果未算理想,也總算是捱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