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Furious

家的景觀 0

My 2016: 家庭

年初,跟媽坦白了一些事,接近廿年的重擔都放下了。朋友都問「為何突然有此決心」,我想還是因為看到父母漸漸年邁了 … 另外,也跟家中某人翻了臉 …

I Quit! 2

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 沒做錯會被罵,做對了會被罵,依指示去做都會被罵。是多次氣得快要爆炸,但從來沒有失控 … 說要在爆炸的邊緣再忍住,或者我還可以消極地忍受多5次、10次,或是20次。但我為什麼要這樣去過活?

0

這叫做什麼?

如果做一件事,上司只交代他要的結果;過程要怎樣做,沒什麼要求,唯一是要「快」。 然後你做到結果,當中可能有些不順利,因為他不停增加一些「不要這樣」,「不要那樣」。 但最後他仍可以大大聲說「我從沒有要求過程這樣做」,因為他只有「不要」怎樣,說得事情好像有無限個可能性,而你只選擇了最差的一個。矛頭責任完全指向你,然後再找個毫不相干,但職級跟他相同的高層去報告事態嚴重。 這叫做什麼? . . . 真係好L好L無癮!

8

放任了仇恨

近日發文太少,還是隨便找點舊文來造文章吧。 幾年前曾說過:我一向對天堂地獄之說只抱半信的態度。但這刻我會相信那些曾笑著把他人殘害至死的人,最後都一定會落地獄。 沒想到其實我也漸漸變得醜惡了。 這一年多,因為遇到橫蠻的FYP supervisor,還有公司裡極其可惡的人,我曾不止一次幻想過如何去折磨他們。 我幻想過如何禁錮那些痛恨的人,折磨他們但卻不能殺掉。正因為是痛恨,才不可以讓他們那麼容易地死去,只有求死不能才是真正的痛苦。 對。的確是有過這些負面的想法,而且我並不覺得那樣有問題。 回看那「落地獄」之說,反而覺得有點陌生,原來自己是曾經這樣「正義」的。 可怕的不是我變了,而只是我放任了自己的仇恨,讓它越走越遠。 寫這些看似偏激的話,不是為了能偽善地說「我要改邪歸正了」。 如果要改和歸,我是比較希望自己能像以前一樣,心裡有什麼感覺都能坦然說出來。 一個人帶點黑暗面沒問題,但起碼要知道自己何時改變了,可以正視。

IELTS試題 0

IELTS完成了 順利的筆試和被盤問的口試

IELTS考完了,感覺還算可以。今次考試比較特別的,是選了在酒店應試。由到達試場登記,輪候寄存隨身物件,及後在鋪了純白桌布、以硬卡紙劃分為兩邊的長餐桌上答卷,全程都很「豪華」 …

憤怒 4

[FYP審問會] 情緒崩潰的邊緣

… 最辛苦的,莫過於FYP supervisor的咄咄迫人,每次只把工作交代一部分,完成了還可以質問為何不完成之前沒提過的地方。只管叫我們跟research assistant去做,自己卻不去了解進度,不跟對方溝通 …

和記寬頻 斷線頻密 4

也要多謝和記

… 記得這個月來,斷線情況簡直嚴重得不堪入目。雖然斷後是能夠立刻再連接,但你試過在連接後,轉回瀏覽器前已經再斷嗎?你試過在MSN斷線後,在再次連線前又斷嗎?你試過不能連續連線三分鐘的滋味嗎?這樣算下來,一天就斷線達500-600次了!

公文式中心 1

暑期工機械人 @ 公文式

… 話說今天遇著繁忙時間,本來坐在學生位的我已經邊改功課、邊不停調位。同事們客氣地說不好意思,但座位還是不夠,結果我要坐在牆邊,把功課放在膝上批改。經常裝腔作勢的負責人卻走過來,叉著腰對我說:「Oscar!遲一點讓我買塊墊板回來,讓你鋪在膝上改功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