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文明的文化人

… 在這裡工作了快5年,接觸過各種類型的editor,十之八九都奄尖挑剔(其實以工作層面來說不是壞事)。問題在於他們每次提出問題或要求時,都總會一副不耐煩的態度,好像你serve他們serve得不夠快似的;而幫到忙後半句謝也沒有,幫不到就大條道理對你惡言相向 …

《Pokemon Go》遲來的好友系統 還有那些貪新厭舊

玩了差不多2年,《Pokemon Go》終於推出「好友」系統了 … 微妙的是,唯獨是《PKG》,仍然留下的玩家會受到白眼--不論是傳媒、或是身邊曾經玩過的人,每當提到《PKG》時,都會一臉不屑、語帶嘲諷 …

莫奈展與「藝術欣賞」

這天來沙田文化博物館看莫奈(Claude Monet)展,沒想到印象派藝術也會引來人山人海 … 之後卻出現了那個「莫奈的飯廳」,將食物圖片投影到碟上,還有一眾人認真地看著餐單 …

冷天下的WTH

… 極端天氣下,人們不去想辦法自保,反而搶著去犯險待救。而天文台預測氣溫至前一天都還未準確,之後卻大聲說「我們不用妄自菲薄」 …

“You buy my souvenirs. You keep me on the street.”

柬埔寨這個曾經富庶的國家,因政變失去了很多生命和財富 … 這天來到比粒塔(Pre Rup),和其他景點一樣,到處有孩童在兜售紀念品 … 同一個地點,我是吃好住好的來旅遊;他還是個孩子,卻要在此守候著每個糊口的機會 …

亂世

這個3月,不能忘記身處「亂世」的感覺。日本仙台9級地震和大海嘯,然後福島核電廠爆炸,嚴重程度應該能在人類歷史上留名了 … 在香港看著事態發展,身處一個看似安全卻令人不安的距離 …

家產 我們又有得分?

近日又充斥著名人爭產的新聞,傳媒再次鋪天蓋地報導來龍去脈,還要連人家有多少子女都全盤起底。坦白說,我很討厭那種報導手法,那種「事情涉及大眾,所以我們有責任為您們全『情』直擊、傾力求真」的姿態 …

會霸位的紙包飲品

一件垃圾如何能輕如鴻毛,重如泰山?這天下班,走進地鐵起點站的車廂,座位空空如也,你只要有屁股就能坐下。唯獨是有個座位令人卻步,只因為有一盒被棄下的紙包飲品 …

第2年的日文課完結

… 先生方面,今次是一位地道的日本人,操很流利的英語和日語,和一些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她整體感覺很像朱咪咪,不論外表、打扮、舉手投足都像;為人很風趣,也很隨性 … 印象最深的,是她要解釋動詞「故意看見」和「無意看見」的分別,竟用上「看人內褲」來做例子…

「異地體驗」在Jollibee

這天午飯時間來到中環,心知一個人要擠個吃飯位置不容易。反正要擠,心血來潮和膽粗粗的走進了Jollibee。只是去吃快餐店,何解要「膽粗粗」?

11月才天涼

我知道11月才天涼,實在很奇怪,也讓人討厭。但拜託,別經常把什麼「地球要完了」掛在口邊吧。對氣候反常,人人也有權感嘆,「末日論」人說我說也可能很潮。但「天氣變奇怪了,所以我們更要環保」的聲音,坦白說我一次也沒聽過 …

悉尼行 Ch2: 隨性 vs. 奴性

這裡的人很隨性。無論是路人,打工仔,甚至是服務生,做事都只會依自己的步調和喜惡 … 工作上也不太順利。名店即將開舖,當地的所謂project manager,一個看來像school girl的肥妹,什麼也沒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