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2017: 工作

這份工作做了4年,公司架構在近年變化越來越多;而我也在年中被調到另一個部門,同時離開了大埔工業邨。不過工作性質大致相同,只是再加一些新的東西;最重要的還是感到對自身價值沒太大的提升。

仍記得上年說過對自己的「半途出家」,並不覺得是錯誤決定,只是對如何自我增值感到迷茫。一年過去,想法大致沒變,只是本來的方向好像還未真正develop到就變化了,同時迷茫還是沒減吧。

孤獨坐望

(圖片來源: StockSnap.io)

我的職級和薪酬,毫無疑問比同齡的人都落後很多,而且無法預計何時才能真正有躍升或踏上軌道。灰一點看,自己往後數十年的工作生涯,會否一直都處於ground level,包圍身邊的盡是年輕卻又比自己高級的人?

有時真的在想,雖然自己離退休還很遠,但已很幸運地不用面對那個束縛大部分香港打工仔幾十年的經濟負擔;那我是不是真的要一直在意自己在職場上處於什麼位置?

而且,即使自己能攀到高位;但以我的性格,又會喜歡每天都周旋於壓力、政治和是非之中嗎?

想著想著,就很想逃回那個「因為不用面對那個經濟負擔,所以不需要…」的想法。

只是,身處這個地方,年月漸長卻一直停留在一事無成的階段,我真的能處之泰然… 嗎?

我的2017
工作 | 家庭 | 旅程 | 健康 | 網誌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