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對時光飛逝的恐懼

時光催人老

(網絡圖片)

33歲剛過去,心境又有一點點改變。

之前說的quarter-life crisis其實仍在,但就稍為緩和了一些--可能是因為有了新的恐懼吧。

新的恐懼

對時光飛逝的恐懼,指的當然不是只有30多歲的自己。怕的,其實是看著父母都真正踏入退休的年齡了。

退休,在60-65歲之間;而現在的人均壽命,我悲觀地覺得還是只有80歲左右--所以當一個人開始退休,就表示人生只剩20年(或更少)的時間了吧…?

轉眼又一年

「20年」,聽起來也不短啊?但來到了30多的我,不禁覺得「年」這個單位沒想像中那麼長。轉眼一年,轉眼又一年,那10-20年的時間,數著數著其實就所剩無幾了。

父母還在的日子,竟然不知不覺踏入了「數著數著就所剩無幾」的階段?但我還只是30多,還是很年輕啊…

「時日」這東西,怎麼突然就變得如此沉重?

無法解決的關口

而且這種恐懼,跟以往的都完全不同層次。曾經,那些高考重讀啊、工作逆境啊,無論結果好壞,困難都總有一天會過去(頂多是中途的日子過得沒那麼順意吧)。

但這個「人生逐漸來到尾聲」的關口,卻無法解決,甚至說不上要去「解決」--試問誰能脫離時間流逝?


只能說,來到33歲,很多我曾經執著的事,自問都漸漸懂得調整心態了。

但唯獨是對時光飛逝的恐懼,不但未能看化,恐懼感還好像與日俱增…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