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年的日文課完結

HKU SPACE九龍灣校舍

HKU SPACE九龍灣校舍

第2年的「日語基礎證書」,都完結了。這年也是報讀HKU SPACE的課程,不過場地轉了在九龍灣。

(沒錯是每個星期六都要在銅鑼灣上班,但心中很討厭這份工作,總希望會「在這年課程完結前要離開這裡」。沒想到在不是最理想的情況下成真了。)

與年輕同學的「代溝」?

這次九龍灣的課,同學們都年輕很多。90後佔了約1/3,記憶力和理解力都顯然比我們強,但相對差勁的是學習態度。

當中有幾個仍然沉迷Pokemon的末代會考生,常常高談闊論如何訓練自己的精靈,什麼精靈不該擁有什麼習性等,聽著也覺得很O嘴。

另外還有2個坐在附近的女孩,常常「竊竊私語」得很嘈吵,有次我實在忍不住要叫她們住口。課程後段,她們還故意2個人坐在幾個連位的中間,變相佔了整排位置,我和朋友來得不夠早也只有坐到後面。

作為80後的我,不得不認為90後的小伙子,原來可以很幼稚,也很inconsiderate。

其他同學其實還好,不過大家總處於有點見外、不知道應否交談的階段;直到後來見熟了,才有少許搭訕。

使出渾身解數的先生

先生方面,今次是一位地道的日本人,操很流利的英語和日語,和一些半鹹半淡的廣東話。她整體感覺很像朱咪咪,不論外表、打扮、舉手投足都像;為人很風趣,也很隨性,經常說自己最喜歡飲酒。

縱使我們一班同學較內向冷漠,她一開始就出盡渾身解數,想讓大家投入。扮鬼扮馬也好,自嘲也好,她也努力分享很多課文外的知識和笑話。

印象最深的,是她要解釋動詞「故意看見」和「無意看見」的分別,竟用上「看人內褲」來做例子… lol

如果你說看人內褲,是用「無意看見」(見えます),那也只是「啊!我不想看的,但就是進入了視線」。

但如果用「故意看見」(見られます),就代表「嘻嘻!你很鹹濕」了。

整體低沉的氣氛

可惜即使這樣,也改變不了同學們不熱衷回應的態度。當然也有很少數同學樂於作答(我是間中會答一下),但還是難以撐起整個氣氛。結果上學期過了一半,先生就變得依書直說了。

(就在這個有點低沉的氣氛下,我在某個星期六去了sit舊老師和舊同學的課。)

然後下學期來到,未知是否因為我們的考試成績不錯,先生的熱誠又回來了。這次她改變了方向,先從「記住每個人的名字」開始,也要求學生輪流答問題(的確這樣比隨機抽會讓人更投入,因為起碼要注意何時會問到自己吧)。雖然最終沒做到打成一片,但下學期的氣氛算是良好。

先生的有趣語錄

在此,節錄先生的一些有趣語錄。不過也是聽了很多後才有「要記下來」這個念頭,所以也錯過了不少。lol

わたしは先生じゃありません。友達です。(我不是老師,是朋友。)
一開始上課就說的,所以印象很深。

No reactions means OK right?(沒回應就代表明白了吧?)
最常聽到的話。說到底先生很希望同學們回應,始終向外國人教授自己的母語,有時會很難知道對方真正明白到多少吧。

I know what happened. I didn’t do it. But I am sorry.
讀到課文中「原爆」一詞,提到以前日本侵華。先生說知道是什麼一回事,雖然她沒有參與,但也感到很抱歉。

先生、死んでください。(老師去死吧!)
先生常常會扮演學生角色,說一些「測驗很討厭呀!老師去死吧!」之類的話。然後還會一人分飾兩角,同時做著「用刀捅人」和「被捅」的動作。在先生眾多古靈精怪中,這個是經典之一。

Death rate of humans is 100%.
忘了為何會談到這個,只是以「人類的死亡率是100%」來表達沒有人能長生不死,毫不忌諱地出自中年日本婦人的口中,感覺很特別。

Buy 1 get 1 free
先生說她結婚後,她的丈夫就得到「買一送一」了。說的不是奉子成婚,而是她結婚後肥了一倍,就像買一送一。又一個經典的自嘲。

Speak or sleep. Welcome back to this world.(如果上堂時不說說話,同學們就很容易睡著了。歡迎回來清醒的世界。)
最喜歡welcome back to this world這一段,說得她好像是守著清醒世界的看門人。 lol

總括來說,很多謝今年的先生努力教導,目前來說仍然追到進度。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