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奴性

跟同學們吃飯,談到工作情況。
有人剛剛找到新工作,同組的同事玩小圈子,讓他頗為難受。

其中令他diu得最厲害的,是同事把email專誠forward給他,著他去print文件。或是同事把文件影印1份給他,著他再去影印幾份。
同座的同學聽到如此經歷,無不diu聲四起。

唯獨是我,很平靜。
其實那一刻,我比較想找個洞跳進去。

自年初,manager美其名把tendering的工作分一些給我,實際是半騙半屈把我調為秘書。
自此我做著大量print和影印的工作。而且因為成了秘書,忽然受著大部分同事差遣。
不過感覺最差的應是要直接under head secretary。

Head sec,雖說是什麼personal assistant to director,但說到底還是秘書一個。
說能力,不怎麼樣;說辦事,總有馬虎(而不只是單單大意)的錯漏;說安排事項,常有缺失。(會以為Oscar是姓「柯」的,再直接去出機票的,她是天下第一人吧。)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每天對我指指點點。
其他人send給她的文件,毫不思索forward給我;兩個字: print out,或是三個字: pls print out。
其他公司打電話來,她什麼也不問,只是抄低電話號碼,然後走過來叫我打回去問這問那。
有reply slip電郵過來,只需填公司名和日期,她可以print出來後叫我去填。
有個excel table設了隱藏小位數,她搞了半朝弄不出來。我又不在office,回來後manager說我外出太久,要head sec替我cover,搞得她頭昏腦漲。
甚至連星期六想請假,也要跟其他秘書和receptionist去夾,她們放了我最好就不要放。本身marketing department的senior批了,manager也不會直接簽。

數到這裡,我也不好意思再數下去了。
因為一些沒什麼意思的原因,我拖拖拉拉留在這裡,做著做著,積聚了一份奴性。

近日工作新安排,長駐地盤。
雖說跟地盤人相處不太習慣,但畢竟暫時脫離了「賤婢」的定位。只需做回自己本份,原來感覺就像呼吸著清新空氣一樣。

在再次回到office前,也在奴性再次上升前,是時候去找工作了。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雖然後生仔唔應該斤斤計較,
    但這份工又真係有點過份,
    祝你早日脫離魔掌吧!

  • 快找另一份工吧,大家都是廿幾歲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