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xploitation Pit

Work @ LGD - 工作桌

今天我還是在Exploitation Pit。你呢?

Exploitation Pit是什麼?新年前,我在公司時的MSN狀態是「@ Office」;新年後,就變為「@ Exploitation Pit」了。

我知道自己一直在埋怨工作,或者今次來整理一下實際情況:-

活脫是個雜工

本來以為這是間室內設計公司,沒經驗的我有幸被聘請為Management Trainee。因此接受人工比上次低了20%,同樣是固定5天半工作。

上班後被派到Marketing Department,主要是負責文書工作和各式雜務,間中也有上大陸驗貨。剛去到新環境,做著之前未試過的工作,我不介意在起步時做點雜務。

然後知道這是間contractor公司,是室內裝修,而非設計。過了3個月試用期後,職稱改為Marketing Assistant,人工沒變。

做了4個月左右,有秘書離職。在請到新秘書前,我要「幫幫忙,暫時頂替她的工作」。那秘書本是公司一位Associate Director的專用秘書,同時處理多個project的filing工作。我因為是「幫忙」性質,所以不用貼身服侍,反而是filing的工作總做不完。

由出差到改變

然後10月出差去悉尼,12月又去了中東Bahrain;跟當地人溝通、安排程序和應付突發情況,幸好能一一化解。

我漸漸發覺,需要親身在地盤做事的工人和PM,雖然談吐舉止比較粗野,但他們通常都是實幹之人,相處上也較簡單直接。相反在office做「幕後」的,談話應對可能表現較為得體;但辦不成事的,愛耍太極的,或是裝模作樣、自覺高人一等的,反而大有人在。

以前我常想建立起sophisticated的定位,也希望一直在office做「斯文」的工作。現在想法開始有點改變了。

下沉

對自己能力的自信,由這兩次出差建立起來。回到office,卻竟然再次下沉。

無他,完成了重要任務,我卻沒有重要起來。相反,因為自己versatile,各式瑣碎的雜務反而漸漸堆到我頭上。

最嚴重的,是今年1月又有另一位秘書離職,然後我就需要全職pick up她所有的工作。(之前那個,當然也沒請新,那位Associate Director只有四處分散找人幫忙。)

他們這次連交代也沒有,只是公司那個General Manager一天對我「下旨」,然後我就要去做。影印、打印、scan、文件的copy & paste等,天天來天天做。

也由於要做秘書的工作,我就莫名奇妙成了秘書的一員,秘書長也趁機差遣我。我心裡不服氣,無聊的事慢慢做,做著也黑臉;然後那個GM就裝腔作勢對我訓話,說什麼人手安排不會變,不要因為未接觸過就出錯云云。

偶然Project Team有PM找我做事,那GM和秘書長就緊張得不得了;寧願叫HR的人去幫Project Team(不是叫她們幫忙調動人手,而是要HR直接去做Project Team的工作!),也要拉我回來繼續秘書雜務。

還是有Ambition

我自問不是滿有理想、要幹大事的人吧。但被那些做事唔make sense的女人壓在頭上,一天到晚無厘頭差遣;還一副老奉、沒半點尊重,心情不低落是假的。(以上沒有貶低女性的意思,純粹是指我公司的某些狗娘。)

完成了2次business trip,眼光自然遠大了,希望自己能擔任更重要的工作。我自問經驗很有限,做事只能以「認真」搭救,成果也不會是最好的。但我知道,自己起碼會去「認真」,也有經一事長一智的空間。所以,我當然不會滿足於原地踏步,更別說倒過來被秘書差遣。

這大概就是我這10個月來的工作總結。有總結也意味著完結,在金融危機下我未必能立刻離開,但心中已放棄了這個地方,離意再次堅定了。

P.S. 說來這個時勢,身邊很多朋友也處於Exploitation Pit中,也令人有點嘆息。唯有彼此分享一下不快事,同時互勉。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騎牛揾馬吧,
    儲點錢,
    將來用作進鞗也是好的!

  • Sindy

    不要不開心, 在做著這份工的同時, 再慢慢的看一下有沒有新的機會. 打工便是如此, 很無奈的啦.
    Don’t give up, be happier.

  • Eva

    I am in the same situation iwth you!! can I know approximately how much they pay you?? ..

    • how’s my pay 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