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hrain行: 對峙

Bahrain出差 工作情形

今次的Bahrain出差之行,跟不同的人對峙了好幾次。即使我平日怎樣溫馴,在陌生異地也不得不成為一塊tough cookie。

Round 1: 商場管理處

話說第一晚到埗後,我跟local contractor溝通過,我們由香港寄來的組件已經清關,他們稍後會安排送到地盤。

第二天早上來到商場檢查,卻發現他們隨便把貨件放在地盤以外範圍,還刮花了商場地板;我們來到不用5分鐘就引來一班保安追究責任。

貨件不是我們搬,地不是我們刮花,當然不能認賬。但那一刻就只有我和幾名隨行裝修工人,其他party完全不見影蹤。

還要當時只有我會說英文,當然就全都圍著我了。首先是幾個保安,然後再來manager,之後再有電話裡的上級,一次又一次說著相同的指責。我理直氣壯,他們反駁不了,唯有留守監視,找錯責難。(那上級是個講純正廣東話的新加坡人,態度卻是最惡劣的。誰想到他鄉遇故知,竟遇著個狗娘養的?)

結果他們發現local contractor沒有申請好工作許可,不由分說立刻封了地盤,還命令我們立刻把場外的貨件搬走。

貨件是幾個木箱,當中有個重達500kg(超過1000磅!),只得10人徒手,其實要抬起也極之困難。我們已經谷得臉紅耳赤,透不過氣,那保安還站在旁說我們搬得太慢。我叫他多等一下,他就說我「chose to disobey」,又準備聯絡manager。那保安雖貌似周潤發,卻原來是一件披著人皮的渣滓。

Bahrain出差 貨件大木箱

貨件大木箱,被置於地盤外,當中還有重達500kg的…

Round 2: 當地地盤工人

沒有空間卻要把貨搬走,唯一辦法是搬到鄰近的空置舖位。商場管理處說了可以,會安排,然後我們搬個半死。

晚上去看,卻看到有當地工人把我們的貨件逐件搬走。雖說我們佔用了人家位置,但畢竟已跟商場說好了,又怎可以任你們隨便亂來?

跟工人問究竟,大部份不懂英語;然後找到懂的,又說要找他話事人,但轉個頭就不了了之。三番四次追著他不放,才終於找到話事人,幸好是個講道理的,也趕得及從回收場拿回所有組件。

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僻靜之地,我要獨自在六七個阿拉伯工人的包圍下跟他們「大佬」交涉,即使勢孤也不能力弱。還想到假如那一晚沒有特地回去看看,損失的除了貨件,還有整個工程進度和出差開支,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那個寒夜畢生難忘。

Round 3: General Contractor

還有一次是被general contractor (GC)責難。

GC是大判,作為工程總承包商,本來就應該打點好一切。但那個外型像蝙蝠俠「企鵝」的負責人,地盤事宜沒安排,基本裝修材料也提供不到,我們被商場管理處刁難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幾日後現身,卻怪責我們惹來太多麻煩。原因還不是因為他什麼也沒搞好?

糊塗之間,他們還把自己需要的組件丟了,幾日後才來質問我為何當時沒有出手阻止。自己東西自己丟,卻竟然是他人責任?這裡的人真的腦袋空空全裝草,罵人卻是中氣十足。

經過封舖一役,我也懶得再跟他們評理,總之說什麼也「不關我事」就好了。入鄉隨俗,是要跟你們學些下三流招數的。

那條GC狗對人總是烚熟狗頭,別過臉就用不屑的眼神打量我,真是有夠巴閉。這樣的廢柴也可充當大判指手劃腳,可見騙飯吃的賊匪,天下多的是。


我常說這次Bahrain工作是個惡夢,以上的就是「精華」所在。

之前一直覺得,香港很多人做事馬虎、練精學懶;但在hea之餘,其實我們會知道哪些責任不能卸人,哪些關鍵位不容有失。

做人做事,力有未逮不要緊,最重要是態度認真。回來後感受最深。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這是寶貴的一課,
    雖然是惡夢,
    你表演得不錯啊! =)

  • 唔… 只係盡能力stay out of trouble, 同埋無做錯就一定唔可以認囉.
    果D情況, 唔認錯會有麻煩, 但係認錯亦都會有麻煩. 不可思議既係我每次都可以企硬撐到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