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from Bahrain

Bahrain souk

本來20號回來的行程,一直拖到25號完成。然後在飛機上過聖誕日,26號早上才回到香港。

今次Bahrain的工作,是惡夢。每天在酒店醒來時,都是一個新的惡夢的開始。

百般阻撓

可能因為Bahrain還算是個落後國家,這裡的人做事太馬虎、太得過且過;自己的事不去做,留下千瘡百孔蘇州屎,然後還怪責其他人不替自己收拾。

商場地盤的人也從不跟你合作,說是刻意留難還更合適。對,當中真的有很多吃狗娘奶大的傢伙,我和一班工人的冬節和聖誕都是被他們剝奪去的。

去了Bahrain後,我基本上已成了當地的project manager;每天要追這追那,也要應付不同方面的阻撓。而且作為唯一能以中英雙語溝通的人,什麼是非和矛頭都會先找上我。

工作延期

因貨件運送和安排延誤,本來預計八天的行程,來了三四天後已知道要延期。但最可怕是什麼時候可以回家也說不準,是聖誕前後,還是元旦前後?加上地方陌生和各方壓力,人的精神很快就被洗刷得麻木了--離港前的日常生活,竟變得感覺遙遠和虛幻。

說不能回家是不可能的,但當時的確有著那種感覺。

結果在24號晚平安夜,最後欠缺的材料來到,就一氣呵成工作到凌晨4點才離去。然後翌日25號中午(香港時間已是晚上了)乘飛機返港,26號早上才回到家。還有其他在Bahrain工作的細節,遲些再說。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