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 我死後…

看海

回來香港已2個星期,悉尼遊記終於趕完了。本來預計在當地每晚都寫的,但原來時間沒有想像中充裕。而且難得身在外地,也不想把時間花在寫blog上啊。

身在悉尼時,其實香港這邊發生了一件不快事--剛好在媽50歲生日當天,外公因病過身。

雖說外公已90多歲,近年健康也不好,一切都在預期中。但偏偏要在媽生日那天發生,這是我感覺最差的原因吧。

由沉重到心痛

過了3個星期,也剛巧在Halloween晚上舉行法事。到殯儀館,換上孝服,都沒有什麼悲傷。一來我跟外公不怎親近,二來也是笑喪。其實活到90多歲,連基本行動都不便,離去都不是那麼難過的事了。

在靈堂的幾個小時,主要是一眾親戚坐在一起,神情肅穆地摺紙衣、搞儀式、有客到時行禮,由下午3, 4點直至晚上10點左右。

在我而言,不悲傷,就自然有點沉悶;因此也留意到,在那幾小時間,有誰由平靜到沉重,有誰由沉重到心痛。那時,我不禁在想:這是否就是去者想要的東西?

死亡,從來都只會讓留在世上的人悲傷。既然如此,為何還要搞那麼多儀式去延長他們傷心的時間?

遊玩時開心一點 不必掛念我

如果有天我死了,身邊的人要做什麼都沒什麼所謂,但最重要還是一切從簡吧。我不要親友在靈堂由沉重坐到心痛,我也不要他們花幾小時摺什麼燒給我,更不用說找來一班道士舞神弄鬼。

我曾想過若有一天結婚,我會選擇西式婚禮。現在,大概我也會選擇西式喪禮。

喜歡的,就聚在一起,說說我做過什麼有趣事、蠢事,讓他們曾經笑過、生氣過。沒興致的,就直接把我燒了;灰要保存起來或是撒走,我倒沒什麼意見,反正在那時都不重要了。(但考慮到我喜歡自然,要撒就最好撒在山上或大海。lol

我從不相信天堂和地獄。活著,最重要的是過程,而非結果。

死後,就應該是過程和結果都不重要了。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一切平平淡淡的就好了!

  • I agree. the simpler the better. i don’t really believe in afterlife, so i think funerals are just a waste of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