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降格

美公司網上拍賣複製狗受爭議 – Yahoo!新聞

美國加州北部一間生物科技公司宣布下月18日起在網上展開一項拍賣活動,將由出價最高的五名買家,獲該間公司複製狗隻,而競投底價由十萬美元起。

我曾經不明白為何複製羊多利面世時會惹來如此多爭議,心想藉此使心愛寵物「重生」不是壞事。直至我讀到這段新聞目瞪口呆時,才明白到複製技術帶來的隱憂。

生命貴賤

封建時代,統治者可主宰他人生死。退一步有奴隸制,有錢人能把他人當作物件差遣買賣。以前的人命好像都很「低賤」。

今時今日,有人反而會選擇不生兒女,把貓狗當成人來看待。生命好像漸漸變得貴重,並且無分高低。

但拍賣複製狗的概念,會否是個倒退?生命忽然由無價變有價,可買可賣。

The Matrix - Agent Smith

複製生命何價?

如果有天技術成本越趨低廉,買個複製人會否比買奴隸更便宜?如果這個複製人不聽使喚,可否丟棄甚至殺掉,然後再買個新的?

再進一步,複製只需要基因資料,那本尊的基因被取去後是否又可以殺掉?反正殺死一個我,還可以有千千萬萬個我(literally!)。

更進一步,地球資源短缺,人太多怎容得下,全部取去基因後殺掉可環保。要發明時複製個愛迪生出來,要文化修養就選貝多芬(甚至可以改他基因,變成聽力健全)。至於「沒有價值」的人殺前是否要取基因,就only God knows了。

誰能扮演上帝?

慢著。God,可能也不是那麼遙遠。有說複製技術令遺傳學者擔當了神的角色,其實那只是在技術方面。科技以外,總有其他勢力,或政治或宗教,在掌握著重要決策的權力,他們才真正有機會去play God。

如果生命形成能在自己控制之中,那還需要去等待動物界自然交合嗎?一間公司為了謀利或噱頭已可複製生命出售,比它堂皇的理由大概數不盡。把生命當成物品量產,會有政治正確的一天嗎?

朋友說複製狗也是寵物,寵物就當然是被出售的;而有些動物本身也是被視為食物或工具而被培育--生命本來就不平等,而被當成物品「製造」出來,也不是由複製技術開始。

那為何把狗複製來販賣就是邪惡?大概我還是覺得,那樣會把生命漸漸降格為數據。本來有血有肉的個體,存在將會以「基因」作單位;比起肆意consume生命,這概念其實更令人毛骨悚然。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題目,
    一方面希望科技可以幫助人類改善生活,
    另一方面又恐怕人類自己濫用科技,
    對道德文明造成莫大的衝擊,
    如果將生命價值”量化”,”物質化”無疑是一個極危險的做法,
    複製生物其實是干擾大自然嘅演化,
    如果最終目的是為了改善人類一些致命危疾或遺傳缺憾,
    我不反對醫學,生物學等等科學範疇做複製硏發,
    但用此技術賺錢就萬萬不能,
    因為商業社會裏,利字當頭,
    什麼道德規範都不再受到重視,
    到時除了複製動物外,
    人類亦必定是下一個目標了,
    大家可以想想,
    生老病死乃自然定律,
    如果有些人(相信是有權有勢的)可以改寫這點,
    那會是多麼恐怖和不公,
    無錯貝多芬,逹爾文等等能為人類作出巨大的頁獻,
    但就是因為他們會死會消失才會顯得那樣重要,
    曾經看過一個講物類進化的紀錄片,
    科學家相信早期有不少物種的生命可以長逹幾百歲,
    但就是因為生命太長,
    身體不能夠在每一代更替時作出足夠的基因改變會適應週遭的環境,
    人類亦然,
    從人開始人類祖先(基因)就放棄了長生不老,
    因為只有通過萬代的死亡和出生,
    人類才會演變成今天有智慧的生命體,
    我相信今天的人類不是發展到頂點,
    人類生理心理上一定會繼續改變改進下去,
    總括上面而言,
    人類的演進不會因為物種的複製或基因改造等等而帶來正途的改變,
    相反,以為以丁點的人類力量就可以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者,
    只會對人類文明道德的衝擊和摧毀,
    這點不得不細加檢視和咀嚼!

  • lol 你既留言同我篇文差唔多長…

    複製技術本身應該係好, 但要不偏不倚用得其所好難, 要論對錯都可以各執一詞.
    但以賣錢為目的複製生命出黎, 感覺好駭人. 竟然連命都可以用錢黎買, 咁將來真係可以問”人命幾錢條呀?”

  • 哈哈哈~~~
    我長氣呀!

    ps: 連結了你這篇,不會介意吧! =p

  • hoho不知你是否還記得我
    但是我也想回應一下..
    很多科學家對「基因改造」這個技術有很多想法,或許是由於在這方面人類尚有太多未知的事,而令到科學家們在這方面仍可有很多研究空間。
    記得當年讀human biology時,老師講到基因這一TOPIC時,她也提到,研究 genes的問題本身並無不妥,可是如果運用其成果則是一個大大大問題。諾貝爾見到自己發明的彈藥被用作戰爭用途時的那份心痛,絕對有可能(而且亦都常常)重演。
    我常常想,如果基因的研究在hitler的時候已有現在那麼先進,hitler真的很可能會利用科技去複製日耳曼民族,甚至是複製他自己!
    可能我想多了,可是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狂人會在甚麼時候出現……
    科技本身不可怕,狂人/不利後果的商人的出現才是最可怕!

  • welcome back. =)

    其實以前我聽到複製技術都唔覺得可怕, 但近來呢個商家高調複製生物黎拍賣, 個主意好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