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了仇恨

近日發文太少,還是隨便找點舊文來造文章吧。

幾年前曾說過:我一向對天堂地獄之說只抱半信的態度。但這刻我會相信那些曾笑著把他人殘害至死的人,最後都一定會落地獄。
沒想到其實我也漸漸變得醜惡了。
這一年多,因為遇到橫蠻的FYP supervisor,還有公司裡極其可惡的人,我曾不止一次幻想過如何去折磨他們。
我幻想過如何禁錮那些痛恨的人,折磨他們但卻不能殺掉。正因為是痛恨,才不可以讓他們那麼容易地死去,只有求死不能才是真正的痛苦。

對。的確是有過這些負面的想法,而且我並不覺得那樣有問題。
回看那「落地獄」之說,反而覺得有點陌生,原來自己是曾經這樣「正義」的。
可怕的不是我變了,而只是我放任了自己的仇恨,讓它越走越遠。

寫這些看似偏激的話,不是為了能偽善地說「我要改邪歸正了」。
如果要改和歸,我是比較希望自己能像以前一樣,心裡有什麼感覺都能坦然說出來。
一個人帶點黑暗面沒問題,但起碼要知道自己何時改變了,可以正視。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鹿

    事實是: 當你發現自己改變了的時候, 其實你早就變了, 因為懶, 所以就算良心正視過一下, 後來也得過且過的唯唯諾諾混過去, 就算了。

  • 我無好認真咁諗過這些東西喎,
    心裏媽媽聲就有,
    又唔多覺有人咁得我憎!

    其實你都知啦,
    憎人好疲倦架,
    都係記啲開心嘢好啲! :p

  • 哈… 我都唔知係唔係懶.
    以前可能會煞有介事咁話”我唔可以咁諗”, 但而家覺得無乜問題.

  • 我平日份人太”林”, 好多事避免爭拗.
    一般人對住我都唔會去得太盡, 但亦難免有太過份既人, 心入面真係會諗D殘忍野.

    不過我都明白嬲人費神, 每次諗到咁上下就叫自己停一停.

  • Sam

    Huh~ 我以前有個同學,
    會用本”死亡筆記”,
    去長篇大論的,
    記錄佢仇人的名字和死法….

    我聽佢講, 寫完之後蠻”解脫”的…

  • 我一唔開心,一唔中意就黑係塊面到,雖然我都唔會講比你知道咩事,我全世界都知道我癲緊唔會過嚟找死….

    我唔開心我會有出口,可能同家人講,可能同女友講,或在twitter亂打一通發洩

    人總會有憤怒嘅時候,只要發洩得咁又傷唔到人都ok喇!

    另,你上面個留名留email同website個色好難睇

  • 哈… 好搞笑喎~
    不過寫完又實現唔到, 唔知個感覺係好定唔好呢… lol

  • 我有唔開心時都會同朋友講既, 不過盡量又有D保留, 始終唔想將D負能量傳畀其他人.

    又或者我唔想心情唔好時, 其他人仲畀D反對聲音我聽卦.

    個form D顏色古怪方面, 應該係google toolbar既”自動完成”功能做成. 等我有時間改改個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