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了仇恨

近日發文太少,還是隨便找點舊文來造文章吧。

記得幾年前曾說過:「對天堂地獄之說,我一向只抱半信的態度;但這刻,我會相信那些曾笑著把他人殘害至死的人,最後都一定會落地獄。

沒想到,原來我也漸漸變得醜惡了。

憤怒的紅眼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這一年多,因為面對橫蠻的FYP supervisor,然後出來工作後遇到一些極其可惡的人,我曾不止一次幻想過如何去折磨他們。我幻想過如何禁錮那些痛恨的人,折磨他們但卻不能殺掉--正因為是痛恨,才不可以讓他們那麼容易地死去,只有求死也不能才是真正的痛苦。

對。的確是有過那些負面的想法,而且我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問題。回看那「落地獄」之說,反而覺得有點陌生--原來自己是曾經如此「正義」的。

可怕的,不是自己變了,而是我在不知不覺間放任了自己的仇恨,讓它越走越遠。


寫這些看似偏激的話,不是為了偽善地說「我要改邪歸正了」。如果要「改」和「歸」,我會較希望自己能像以前一樣,心裡有什麼感覺都能坦然說出來。

一個人帶點黑暗面沒問題,但起碼要知道自己何時改變了,可以正視。

相關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