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都只得一次

deathnotescythe

追完《死亡筆記》。
一星期追完一套12期的漫畫,以不看日漫的我來說,足以顯示其吸引力。

事實上,這部作品自電影版面世後已街知巷聞。你大概也知道那名為Death Note的筆記本擁有殺人能力;只要寫上人名和死因,就能操控死亡。引人入勝的,是死亡筆記本身各種有趣(甚至乎刁鑽)的使用規則,加上它落入了智力極高並一心創造理想世界的高中生夜神月之手,還忽然冒出一名號稱能自由調派全球警力的神秘偵探L從旁介入。

無論是看夜神月如何大量殺人並自稱為神,還是L如何旁敲側擊夜神月的破綻,都一樣扣人心弦。

** 注意深入劇情洩露 **

漫畫一開始看得人最過癮的,莫過於名字被寫在筆記上的人如何掛掉。夜神月得到死亡筆記後大量殺掉罪犯,希望普羅大眾能心生警惕,世界會因此變得美好。

但藉殺戮而達成的和平,是正途還是畸態?漫畫中各人對奇拿(死亡筆記持有人得到的外號,killer的音譯,主要是指夜神月)立場有支持,有反對,也有難置可否;對錯一直沒有定論。然而當能與奇拿對抗的L消失後,世界卻逐漸偏向站在奇拿那邊,這是否表示權力可以決定對錯,進而操控他人思想?

同樣,當夜神月失去死亡筆記、失去記憶時,他能夠與龍崎(L)共同進退,能夠擔心起彌海砂的安危(縱然仍沒有愛意)。然而當他的記憶一恢復,舊情與良知彷彿從沒存在過,要殺誰都無需猶豫。身邊的人都忽然變回了一隻隻棋子,要利用要殺掉完全視乎他們在自己眼前的價值。

說死亡筆記扭曲了人性有點虛浮;反而權力使人被分了高低,從而影響到各自的存在價值,才是到肉得近乎可笑的現實。

對。我們常說生命無價,但這個信念會否因著可操控他人生死而改變?然而,不論價值高低,生死都只有一次。
看著奇拿大量殺人沒有感覺?那彌海砂多次自願縮減壽命,總會令你覺得不安吧。再來是看著夜神月本人的40秒心臟麻痹倒數,你知道不論是「神人」還是螻蟻,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這是《死亡筆記》留下的餘悸。

生命和人性都很脆弱,亦可轉瞬即逝。

(另外,自L死後我開始跟不到雙方謀局的思考方式,漫畫後半只能單純看著劇情推進。或者是我太蠢,未知看過漫畫的各位是否也有這種感覺?)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 我無看,
    所以無辨法畀意見,
    但以生命而論,
    無人有資格去掌管生死,
    除了”造物者”!

    • >無人有資格去掌管生死
      呢樣亦係漫畫吸引人之處. 假如一日偶然執到本筆記, 就竟然可以用佢黎無聲無色隨意殺人. 人命忽然就o係自己掌握之中.
      呢種guilty pleasure一開始描寫得好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