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睡就是兩天?!

扭曲的時鐘

昨天是星期日,今早醒來已是星期二下午?走出房間,媽和弟也若無其事的說:「對呀!現在下午了。」

怎麼睡了一天半也沒人弄醒我?難道連公司也沒打電話來嗎?

然後我去找腦科醫院的電話,媽卻在旁說小題大做。我一邊懷疑自己出了什麼毛病,一邊焦慮著曠工了一天怎麼辦。


再睜大眼,原來只是星期一清晨。這種處境式的南柯一夢,有時比那些超現實的惡夢更可怕。

星期一恐懼症,也包括這種癥狀嗎?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