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與報應

加州發生嚴重山火,跟身處地球另一邊的我本來沒什麼關係。不過有朋友曾居於San Diego,在當地有些朋友;透過社交網絡我看到有關學校停課、下雨時連雨水也帶有灰燼的消息,對事件有了「第一手」了解。

世上每天也有災難發生,但即使我不關心這次山火的災民情況,起碼也會為燒去了如此一大片山林感到可惜。

2007年10月加州山火
:en:User:Everyguy 来自 en.wikipedia.org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679810

Office內,主管和另一位同事在看新聞報道時,卻義正辭嚴地說這是美國人的報應,還振振有詞說什麼「科技咁發達都救唔到一個山火,真係畀天收」等,我不禁心中咋舌。

自問沒什麼民族精神,我和「愛國」二字更是沾不上邊,但至少不會覺得「異族人」無辜受難是活該、抵民族債。生命本該一視同仁,如中國商人無良,印尼人趁海嘯時掠奪財產,就應鄙視;而地震或火災的災民,也不會因為身在美國或日本而變得活該起來。

我曾說過自己不太能融入於同事中,這種思維大概是彼此的差異之一。

相關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