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P進度小記: 完成風洞實驗了

自上個星期日開始,連續回校10多日做FYP的實驗,終於也暫告一段落了。

混飯吃的RA和混帳的Supervisor

記得上年年尾時曾提過被FYP困擾,但不是因為題目難做,而是實驗方面一定要由我組的Research Assistant(RA)帶領和參與。問題是,這個RA做事太馬虎糊塗,最貼切的形容是「需要花很多時間來做很少事,如果時間少的話就做不到任何事」

偏偏FYP Supervisor站在RA那邊,看到實驗的進度慢,就怪罪是我們沒付出時間做project,更竟然提出過「一天10小時,3個人應該就有30小時做事」的謬論(只有一組實驗空間,任你100人一起做也只會有一人速度,即使沒參與也沒理由不知道吧!)。

FYP - 風洞實驗

風洞實驗 – 汽車模型會噴出肉眼看不見的油粒,再由後面的probe收集數據

閉關實驗室10多天

這10多日來,每天都到Wind Tunnel(風洞)做實驗,從早到晚只得3個人困在不見天日的實驗室內,真的人都自閉了。

雖然風洞規定要RA或以上級數的人員在場才能進入,但我們的RA不用說當然從沒有現身了。他最初還會交代實驗的大致過程,然後立刻閃回自己的房間;後來甚至直接把風洞房的鎖匙交給我們,連過來看一下都懶。但坦白說這是好事,那RA從來都是混飯吃的類型,對著英文電腦更是手忙腳亂,有他在場甚至會拖慢我們。

實驗主要過程是在風洞管道裡一直噴油粒,而油粒小得肉眼看不見,以模擬汽車排放的污染物。我們要做的,就是每隔一段間移動一下sampling probe、收集數據;這動作需要人手操作,卻其實極之機械化,亦極之費時。

一輪實驗大概需要3-4小時,預定要做10輪,但風洞實驗室只有幾天的租用時間(還要不是連續幾天,每次也要重新set up)。最終能完成全部10輪,想來還是因為自己懂得執生--不即場處理數據,留待之後才做,雖然步驟會因此變得繁複;但起碼可縮短留在風洞的時間。(除了預約時間有限,整天留在密室「吸油」也不健康。)

風洞實驗室

風洞實驗室內,難分晝夜

選了「最倒霉」的FYP題目

RA在懶得現身前說過風洞預約到今天,怎料下午下課去看時,他已不動聲色把所有東西都收起來了。幸好我們提早在昨天完成了,否則又是一團糟。雖說FYP Supervisor從沒supervise過我們而只懂刁難,但真正令我們project難做的,其實是這個混帳的RA

另一組跟我們相同supervisor的同學,被派到不同的RA。基本上他們完全不用參與實驗,只是起初去了解過程,然後久不久去找RA拿資料就可以了。想起我們的RA,不做實驗之餘,還竟敢躲在密閉的風洞裡抽煙(因為校園範圍全面禁煙)。原來選了這個FYP題目,因而被派到這個RA,才是Final Year最倒霉的事。


算了。目前數據已收集好,接下來可開始paper work,就應該是我們自己的責任了。其實從上個sem花了很多時間準備實驗的setup,到進入風洞前一天才收到RA忽然摔斷腿的消息,然後他一直留院至農曆新年左右又要回鄉;本來我們預計最壞狀況是連風洞都入不到(但當然FYP Supervisor全沒協助,只懂繼續責怪我們沒善用時間,態度上接近是說「你死你事」了)。

現在能拿到data,其實已算幸運;雖然沒有RA監督也不知道實驗過程有否出錯,但起碼能進行project的下一步工作。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希望你可以快o的出關! 新年快樂呀!

  • 對於我這個門外漢來說,
    真不知道什麼是風洞,
    係唔係好似一個大坑裏不斷有風吹出架呢?
    其實我都無需要知道,
    就算你講我都唔會明,
    不過是我八卦啫.

    言個世界好多人做嘢都係側側膊,見怪不怪,阻唔到你算係咁了,努力呀,好快搞掂架啦! :)

  • 阿文,
    你都新年快樂~!! 甜甜蜜蜜~ =P

    新鮮人,
    你可以將風洞實驗室想像為一個兩層高既實驗室, 入面有個巨型循環管道
    呢個管道先係wind tunnel本體~
    不過衰在個RA一來係大陸人, 二來成日煲煙, 三來頭髮污糟到膠狀再加充滿頭皮, 四來真係唔做野, 五來佢應該要知道既野都成日矇查查…
    其實以前已經成日阻到我地畀supervisor狂鬧
    不過而家佢可以負責既部份都完成左, 就算係告一段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