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面容

昨天到香港公園,看看這個十多年沒有去過的地方。

途中見到幾個人臉雕像,好奇上前一看,原來正是三年多前在SARS非典型肺炎中殉職的醫護人員。平日我看展品是看圖不看字,這次卻看完每個雕像的內容。幾年前人人也在談論的悲慟,這天我才真正感受到。

記得SARS那時正值我的第一次高考,本來已不是個四處遊玩的時期,study leave時還天天留在家的我,受到的影響就比其他人更少。而在考試完結後不久,疫情也緩和起來,我又是開開心心地放暑假了。雖然期間聽過有醫生因染病離世,那刻對我來說還是夏日和假期比較實在。

香港公園 - SARS非典型肺炎殉職醫護人員紀念銅像
香港公園的SARS殉職醫護人員紀念銅像

今天,看著雕像上栩栩如生的面容,讀著在旁的述歷,我才真正感受到那時香港曾度過了一個怎樣的時期,醫護人員跟我們有著多近的距離。他們並不是跟普羅大眾一樣病得不明不白,而是無懼危險照顧患者時受到感染,這份精神卻不能把生命留下。

同樣的事實,三年多前聽來事不關己,今天反而不一樣了。

看著那些面容,靜默無語。悲哀可能早已消逝,剩下的無奈和餘悸,現在都應該隨著冬天的風,無聲被吹走了。

相關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