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liness is Overrated?

學校department幾日前搞了三年以來第一次mentorship dinner,已是final year的我們感覺這個遲來的活動有點啼笑皆非。

跟朋友談起,平日絕少出席這種公眾場合的我,在幾個月前參加了IMechE一個社交活動,跟一些「大人物」工程師有過難忘的攀談。

其實這種人人穿著西裝、站著吃buffet和四出socialize的聚會,對不擅交際的我來說極其量只是跟不認識的人寒喧一下,通常還是和同學們流連自助餐檯旁吃個夠。

當晚卻有點「突破」,我們在寒喧時跟一位六十多歲的英國工程師談起來,聽他以前讀書時的經歷。在幾個同學中,本來我跟他談得比較流暢,加上我擅長恭維多於發表己見的個性很適合讓老人家想當年。

大學同學就只是競爭對手?!

但當他提到學生上到大學,同學就要互相競爭時,立刻令我想起上年發生的那些人事是非和不快,以及我對那些專向成績優異生埋堆的「牆頭草」有多不屑。因此我不認同他那「大學同學就只是競爭對手」的說法,因為我還相信學生間的關係不會只有利益和競爭。在踏出社會前,我們還可能結識到交心的朋友,甚至要去珍惜這些機會。

在以為那老人家對我的正面想法會有正面回應時,他只是「哦」了一下,然後就忽然轉向其他同學,沒再跟我說一句話了。那冷漠的眼神就像是說我有多愚蠢,他喜歡跟年青人談理想談遠見,不是「把敵人當朋友」的天真。坦白說那刻我有點難受。

我不是要befriend everything that moves,而只是在可能的情況下把他人看待成朋友,難道那樣已很愚蠢?真的是我不諳世事,還是友善的想法在不知不覺間已變得overrated?要把全世界當成敵人,不是不行--只是那對我來說太可悲了。

還是朋友回應得好:「友情和競爭其實也可以並存」。

(至於幾日前的mentorship dinner又有沒有發展成思想探討會?當晚同檯的mentor都是舊生,所以比較像舊生分享會;而我被分配到的mentor甚至沒有出席,結果還是像department一貫的作風那麼healol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