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莊了

幾日前見了IMechE下屆的莊員,原來這樣又一年了。
其實我不是活躍的人,上IMechE的莊是因為有朋友陪伴,而且知道這支莊不用open con,又有點hea;總之會是個「容易上手」的體驗。在見到新莊的時候,不禁想起上年我即將成為莊員的時候。

常聽到有人討論應否上莊及其價值,常以客觀條件去衡量學期成績與一個體驗的重要性。其實就算上了莊也可以保持一定成績,不上莊也不見得GPA有保証。除非那支莊的莊務太過持續性地天昏地暗,否則一個人的生活作息又怎會只由一支莊左右?

我不是好學生,與其一面倒地講讀書,我會覺得經歷不同的事總有意思,哪怕只是支小莊。回看這年,搞活動方面我只是撐場多於做搞手,與同學關係更融洽倒是真的;間中出席小型的公開場合,也可算是「初心者」的社交課。

看到新莊同學對我們都有種不期然「敬」的目光,大概我上年在面對前輩時也有過類似感覺。落莊前夕,在此希望下屆莊員能好好享受箇中過程與樂趣,肯用心就一定會有得著的。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