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夜總結

昨天聖誕節,與朋友外出玩了約10個小時。

凌晨回家的路上,我慶幸自己還是啟動了iPod,雖然在夜深無人的街上聽耳筒有點危險。但結果iPod隨機播到蔣嘉瑩的《假如真的再有約會》,我一路上抬頭看著無聲夜空,平靜地聽著走回家。那刻的感覺,無論以文字或影像都難以刻劃,算是聖誕夜的最佳終曲。

為何對生活上很多事,我都可以不太執著?原來自己目前的人生中,有個ultimate goal,令其他事相對上都顯得不重要。有時我會想:假如自己明天就要死,在今天只能選擇一件事來後悔的話,大概我仍會因為這個目標未達成而感到遺憾。

不捨與遺憾是兩回事。不捨的人與事,我可能會有很多;但遺憾,我就會收窄到只有一件。大概這是《假如真的再有約會》在聖誕夜帶給我的隨想。

亦因為,這日過得很難忘--

保齡球場

玩樂: 右坑與左坑

32與35,是我今天兩局保齡球的得分。

自己本身是運動白痴,無庸置疑;同時想著每球也在計分計錢,壓力也不少。結果拿著保齡球就全身硬崩崩,朋友也說我像個機械人。

雖然我每次也嘗試掌握正確姿勢,但終點通常不是右坑就是左坑… orz

紅磡碼頭

談: 人事與將來

然後幾個朋友到碼頭talk了2小時多。若果chat是吹水,那talk就是真正的談話。

談人事,知多一點,「哦」多一聲;之後我仍會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沒什麼值得介懷。我仍想去相信人性的好,純粹是一份simple stupidity。

談將來,我不是沒想過,只是對自己沒有信心,不認為會有能力實現理想。然後我做的是繼續逃避,畢竟還是那份simple stupidity。

始終,這些都不是我人生的ultimate goal,今天我仍不會選擇有太多遺憾。

年終前 多一件值得感恩的事

由黃昏談到天色全黑,一眾人的最後目的地仍是尖沙咀--聖誕節總不能缺少了睇燈飾。一路上不算太擠擁,過程是逛得開心、談得開心,和影得開心。

聖誕2005 - 朋友合照

聖誕的意義在於與自己喜歡的人們一起度過,今年我總算實現了一個願望。

曾說過這年再沒有什麼事值得感恩,但來到此刻還是多了一件。還有幾天就到新年,在此希望大家也能在年終前,找到起碼多一件值得感恩的事。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