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歧視

掩蓋視線

我也只是個凡人。

今天乘車回校,上了巴士坐定後,才看見對面坐著一個左手傷殘的人。他外表和其他人沒什麼分別,只是左手的手掌至手臂部位萎縮得像嬰兒的大小。

坦白說那刻我感到有點心寒,所以唯有全程在看書,避免視線接觸到對方,同時也不想流露出不安的表情。終於到站下車,我才覺得有點釋懷。

我也只是個凡人。

我曾以為自己很open-minded,「歧視」這詞語不會出現在我的字典內--因為,人總有差異--膚色不同、思想不同、職業低微、妓女、愛滋病、變性人等我全都不歧視(我甚至認為不怕世俗目光去接受變性手術,敢忠於自己的心而改變自己,其實擁有超越一般人的勇氣)。

同樣地我不討厭傷殘人仕,沒有反感。但對於那些傷殘的部位,我總是不敢正視--斷肢、洞口、或是扭曲變形,就是令我很害怕,心裡不期然顫抖。

「歧視」在我眼中是「因他人與自己存在差異,就給予不同對待」的意思,那「感到害怕」應該都是不同對待的一種吧。而分歧通常也是由負面感覺產生。

坦白說我對自己的歧視感到有點羞恥、有點內疚,看來我不能隨便自認為open-minded了。曾經我想在這方面追求完美和絕對正確,但畢竟我也只是個凡人… :\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