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拔萃

男拔萃 主樓

男拔萃主樓,令人懷念的校園

其實我愛拔萃。我不希望有人說拔萃是間垃圾學校,「垃圾」的只是我。

話說大學初開學時,我不想同學們以有色眼鏡看待「名校生」,所以曾經仔細形容自己的中學生活過得如何亂來,他們有些反應是「原來男拔萃也只是間垃圾學校」--

同學間隱約分了「富家子弟」和「平凡人家」兩種階級,老師中有一定份量的冗員;預科時從來沒有功課或考試操練,我和朋友甚至走堂走了30%-80%的上課時間。

縱使如此,我仍是很喜歡這個度過了七個寒暑的地方。

在一個地方,總有好與壞的回憶。縱使未算過得充實,甚至有點玩樂喪志,我始終也得到一些珍貴的經歷與朋友。有些人以為我的中學生涯有不快樂的片段,中七後要重讀一年,就等如我討厭了母校。其實不然。

拔萃的傳統不著重嚴格規律和大量功課,自由得像大學生活。傳統香港學生有可能因此放縱自己,可最後大家都會學到「如何學習」--學習是個人自發的,不是等老師把東西逐一塞入你的腦裡;未明此道的拔萃仔,或是像我這種自制力低的,公開試通常都「炒」得很慘。

但考試成績不是一切。你未試過那種自由得近乎放縱的中學生活,你就是一輩子錯過這個機會了。你過完紀律嚴明的中學生活,瞪著眼聽我說走堂走得怎樣瘋狂,你就永遠只有聽和瞪眼的份。

如果拔萃因為我想被「無色」看待而被說成垃圾學校,那我寧願一直保持著其神秘面紗,一直被看成失敗的「名校重讀生」。因為即使我是垃圾,我仍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

回憶是好是壞是瘋癲,也是一生一世的。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Sam

    說聲Hi~
    從Blog-You走進來的,
    我曾經也是DB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