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轉捩點之一

理工大學校園

學歷不獲承認 要求公開解釋 理大副學士投訴失學 – 蘋果日報

近期各自資專上院校都紛向應屆中七學生招手,但有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副學士課程的應屆畢業生投訴,學院當初聲稱學生畢業時可升讀理大本部的學士學位課程,但當他們今年提出申請時,理大卻以他們未正式畢業為由,拒絕承認他們的副學士學歷,令一百七十名畢業生無一能升讀。

能說什麼呢?兩年前若不是選擇了重讀,今天我就是那170名學生之一了。

我經常在這裡回顧重讀自修的日子,但對重讀時的抉擇,卻好像隻字未提。八月JUPAS放榜的日子漸近,在此不妨嘮叨一下。

JUPAS放榜後 報讀副學士

仍記得兩年前七月高考放榜,我的成績雖然危危乎,但仍抱一絲希望。結果八月JUPAS放榜,奇蹟卻沒有發生,我頓時成為雙失。由於沒選過任何High Dip(高級文憑)科目,我又不願意再一次面對A-Level,只好立刻和同學去報讀副學士課程。

來到理大,看到新生辦入學手續,學科department在宣傳O Camp,校園的每個角落都那麼熱鬧。而我就只是來專上學院報讀副學士課程。在銀行前排隊入數,眼前的學生高興地拿著學費單,而我就只是交報名費。

學費高昂的背後

報讀時的所謂面試,一看我的高考成績就馬上說OK了,之後什麼也沒問。所以,我的成績不足以踏進degree的門檻,但是副學士的話就馬上OK?

這邊廂,我對副學士升上degree的可能性感到極不樂觀,兩年課程後可能會再次雙失;那邊廂,副學士的學費卻非常接近degree課程,兩年就要9萬元。

上午在理大時情緒恍惚,黃昏回家後終於忍不住痛哭。作為名校生,大學放榜沒有offer已是塌了半邊天;另一半,是看到父母一直以來有多疼自己,結果我卻因此放懶。難道令他們失望還不夠,現在還要他們為一個沒什麼保障的課程付上近10萬?那一刻,我的整片天也塌下來了。

最適合自己的路

這大概是我選擇重讀自修的其中一個原因--我要以「最低消費」來考上學士學位。反正要努力,何不選擇一條自己較能掌握的路?與父母的血汗相比,我過一年孤單生活又算得上什麼?

雖然近年越來越多人說「重讀不是唯一出路」,可選擇還是要適合自己。在此,我慶幸當年沒有為了讓自己「勉強有書讀」而不顧一切。


當然,我並不是要寫篇文來倒副學士的米。只是,我們在選擇前路時,的確要考慮到自身的能力和處境--是考試前沒認真讀書,還是讀書方式有問題,又還是香港的公開試模式其實不適合自己?

在JUPAS和會考的放榜前夕,結果未如理想的同學們,都好應該正視自己的情況,認真考慮如何選擇。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