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工機械人 @ 公文式

公文式中心

公文式中心(網絡圖片)

話說3月中,學校的工作轉介中心介紹了一份「公文式」的暑期工給我。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但已有去意。

「公文式」是一間日本創辦的補習中心,對象主要為中小學學生的英文和數學科,風格是要求學生完成大量習題。公文式目前在香港和其他國家也有不少分社。

是面試還是做工作紙?

初去面試,我首先要做英文和數學的測驗各一份。然後核對時只看答案,步驟完全沒佔分,結果兩份卷我都只得到70%左右的分數。

然後中心負責人開始面試,半小時內我與她天南地北;然後她說一個星期左右會通知結果,臨走前還著我完成一份工作紙。

記得其實一個月來也沒有任何結果,每次山長水遠到小瀝源交還工作紙,問到面試結果就說「還未知道」,然後就給我一份新的工作紙再做。如是者來來回回幾次,還以為會不了了之。

想不到5月初考試前夕,公文式忽然來電,叫我考完試後去試工。試幾日後若果OK,就會從6月起以每月HKD4,000的條件聘請,一星期上班六天,朝九晚七。

是替人補習還是做機械人?

今天就是幾日試工後正式上班的第一天。經過之前幾日試工,其實我已暗忖機械式的工作無聊--

從早到晚只是核對答案(因為完全不看步驟,所以甚至不用思考),完全不用跟學生們交流,著實沒挑戰性;雖然我安慰自己去爭取工作經驗,但感覺無甚得著可言。

我一直以為,自己適合做些穩定甚至是一成不變的工作,現在才了解到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但話說回來,工作本身不算辛苦,炎炎夏日能坐在室內做些不用思考的動作,我叫自己不要挑剔。

成了下級工廠妹?

工作環境方面,這間中心的員工全是女性,有老有嫩。因為工作不需要什麼技巧,坐在教師席的不是十七八歲的女孩,就是四五十歲的大嬸,而且以兼職居多。作為暑期工,我只能坐在離她們一段距離的小孩座位工作,有時甚至要遷就學生們而不停調位。

不是說性別或是學歷歧視,但覺得自己一個男生,跟一班大嬸做著相同的機械式工作,忽然成了工廠妹一般。還要她們是坐在教師席,等待學生提交作業;而我卻屈在角落的小孩桌椅,每改完一份作業就要上前再討工作來做。種種因素都令我心裡不是味兒。

不過真正令我想走的,是今天負責人對我說的話--

話說今天遇著繁忙時間,本來坐在學生位的我已經邊改功課、邊不停調位。同事們客氣地說不好意思,但座位還是不夠,結果我要坐在牆邊,把功課放在膝上批改。

經常裝腔作勢的負責人卻走過來,叉著腰對我說:「Oscar!遲一點讓我買塊墊板回來,讓你鋪在膝上改功課。其他中心甚至有助手需要站著改功課,不過不會發生在你身上的。」

皇恩浩蕩?

此刻我知道辭職是遲早的事,我不會為了每月HKD4,000妥協。因為我是暑期工,就連一個固定的座位也沒有?不用站著改功課就已經是大恩大德?還要她那個叉著腰的姿勢,一副對你皇恩浩蕩的口吻,暑期工也不用受到如此待遇吧。

其實我不想這麼早放棄;做暑期工,不為薪酬也為了累積工作經驗。

不過公文式的風格是讓學生自行做練習,「導師」的主要角色只是機械式核對功課,而不是真的指導學生。學生功課有錯,就著他們重做;再錯,就叫他們自行翻閱答案…

所以,與其要把暑假花在批改1+1=2上,我倒不如去找另一份工或是做義工,還更有意義吧。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kat

    請問你在公文式面試時, 她問了什麼面試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