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燻年初一

乙酉年來到,例牌一點也要向大家說句新年快樂。
我不是迷信的人,對於農曆新年的運程或是太歲預測一點也不相信。

不過,全家人在除夕晚到黃大仙上香卻是不能走雞的指定動作;始終老爸思想仍很守舊,母庸置疑。
這樣說或會有點不敬,但每年到嗇色園上香絕對是個我從不享受的「活動」。

首先是在進場前的角力。
即使沒想過爭上頭炷香,十二點前門外總擠滿了大批善信,排著隊準備了一堆新年願望。
別小看人群中大部份是公公婆婆和師奶,他們大概是最aggressive的一群,當中當然不乏inconsiderate者。
本來自己身旁仍有空間,但就是愛擠向其他人,對霸佔到其他人的企位總表現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我本身就不是不合理地忍讓之人,遇著沒頭沒腦擠過來的,不論是老人還是婦孺我也不會讓步。
最起碼我不會容許你一股勁地撞向我的家人,反正我一開始就不是抱著正面的心態而來。

擠過人群,嗇色園內可說是煙霧瀰漫。
逗留不夠半個小時的我已覺得充滿「薰香」的環境很難受,有時不太明白為何這種煙會如此刺眼。
大概最辛苦的是一直駐場的工作人員,在眼也睜不開的環境下仍要平心靜氣的呼籲群眾保持秩序,實在是EQ和精神可嘉。

看到場內善信上香求簽,一副堅定的眼神,其實我不太理解。
如果願望是能力以內的事,大概我不會祈求神或仙替我實現。
如果願望實現純粹是取決於運氣,有求不應會否令自己對信仰更加失去信心?
或者是我太現實,以「時機未到」或「自有主宰」來解釋有求不應其實沒有什麼說服力。
又或者有如Flora所說:你誠心祈求的話,佢一定會聽架!

近來天氣一直潮濕,離開嗇色園後一家人也沒有興緻去行花市。
回到家後,當然要第一時間洗澡,因為被香燻過半個鐘,「香」味可以持續幾個鐘。
若你想過一個充滿燻香的年初一,除夕晚到黃大仙是你的不二之選。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