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2004

又回復了年終總結的傳統,想來這一年尚算是過得不俗。
起碼在這一刻我仍能這樣說。

Q1
仍未脫離中學生身份,我的重讀自修生涯在新的一年走到了緊湊的階段。
放完「聖誕假期」後不想再迫在嘈吵熱鬧的公共自修室,我不顧一切地走到科大圖書館溫書。
雖然我不能說回味自修生活,但在科大圖書館過的這三個月感覺的確特別,尤其在科大放sem break的時候。
坐擁五層的圖書館面對著無際大海,能在如此平靜的環境下溫書感覺很難得(適逢其他人sem break)。
那一刻時間就像靜止了,不過我的人生也的確沒有前進過,改變了的只有心境。

我為人膚淺,目光短淺。在科大圖書館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愛上了與世隔絕般的自然環境,因此腦裡只希望來年能成為科大學生。

Q2
開始進入考試季節,今次不能再馬虎了。
坦言我仍不能做到一心只顧溫書讀書,每天仍需要一點時間來放鬆自己。
自問面皮薄,除了面對再次考試的壓力,另一樣在意的是考試時不想「暴露」自修生身份。偶然碰見同病相連的舊同學,我只能報以無奈的微笑。

天資有限,重新讀了半年後再次應試也心知成績不會有什麼起色。
心情灰暗之餘只能叫自己振作,努力撐到最後一刻。
人生最大得著是認清楚了自己的路,我知道做人不可盲目向前。
與其一心緊握不切實際的夢(只因環境而想入科大),我應該正視自己想做什麼和能夠做到什麼。

在此要再次多謝阿思一直以來的支持。
友情不會因為多年沒見而轉淡,多謝你在我最失意時給我的支持和關心。

考試完結後生活回歸自由。
雖然不想只待在家中,也還未想過一星期朝九晚六的生活;我找暑期工是以兼職為主要目標,不過沒有任何回音。
結果還是悠閒地度過仲夏。

Q3
高考放榜,JUPAS放榜,都是沒有驚喜,一切也在預料之中。
成為了理大學生,我以平常心去準備各種入學手續,去玩有點無聊但不變態的O’ camp。
生活回復了基本的色彩。

自問為人內向,縱使去了O’ camp,初開學時也不能與同學們混熟。
不過能重新投入認真的校園生活,感覺都特別珍貴。
想起來也是灝和俊主動打開隔膜,我才能與同學們打成一片。

與此同時,人生第一個如幻卻又最似真的春天就此來臨。
不諱言也是因此令自己表現特別放任,特別神化。只希望能引起對方的注意。

Q4
有如過眼雲煙,虛假的春天過去。
心情低落得沒有什麼可以形容,只能說春天過去的那天是我的Pathetic Day
消沉之餘我刻意要令自己振作,的起心肝剪髮染髮,並一改嬉皮笑臉的態度,我知道只有自己能令自己站起來。

那邊廂,隨著與同學們每天過著快樂的校園生活,第一個sem漸漸走到尾聲。
雖然功課和考試在一息間迫得很緊,不過卻讓我體驗到與同學一起認真面對學業的時光。
十二月二十四日才考完試,想來還只是上個星期的事。
不知是因為Pathetic Day還是生活本來就過得平凡,這一季發生的事好像不多,雖然是很刻骨銘心。

年終的這刻要回顧的有兩件事。
一是今年冷鋒來得特別厲害。在一月前也能體驗到十度以下的香港,今年可算圓了多年來的奢望。
二是聖誕後發生的南亞海嘯。因地震而引起的嚴重海嘯波及到泰國、印尼和斯里蘭卡等地。記得意外發生的首兩日聽到約有三四千人喪生,心中已感到有點愕然;未想到事隔不夠一星期,今日已預料死亡人數增至十二萬。

我不是什麼慈悲之人,自問未因意外而感到很傷心。
不過無論是哪個國家,人就是人,生命就是生命,十二萬的逝去是個很龐大的數字。
也聽到不少教徒與非教徒之間的爭論,說到如此災難是不是造物主的意思。
或者這也是我由以為自己相信主到現在有所保留的原因,若說是神要十二萬人死,大概已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雖然不少教徒也一直堅持神的做法不是人所能明白的)。
我只能說這是一個災難的偶然性,剛巧這一次發生得程度大而嚴重;畢竟地殼變動是件平常事,只是人太渺小,與大自然相比顯得極之脆弱。

今年大小事

  • 做人一定要認清楚自己的路,不要勉強緊握虛幻的夢
  • 人與人相處最重要慎言,說話婉轉不等如虛偽
  • 染髮成了剪髮後的指定程序,我不喜歡全黑的頭髮
  • 縱使奇蹟沒有發生,我仍要正視自己
  • 重新去釐定「愛」,原來只一心想著去愛並不足夠
  • 人生中有些經歷會比身處只得幾度的環境下更感覺寒冷
  • 重拾簡單的朋友感覺,我要為認識了一班好人而感恩
  • 重投校園生活,我也要為雨過天晴而感恩
  • 養倉鼠破了紀錄,目前養了二十七個月的這隻倉鼠仍然健康活潑
  • 全年沒有與家人發生過任何爭執
  • 其他事已流失在記憶中…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