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不登高

山頂黃昏

秋高氣爽,這幾日開始轉季了。回想每年這個時候都有些煩惱纏擾,今年卻沒有因此去登高散心。

大前年的這個時候,和好朋友反了面。對方因小小意外誤會了我,解釋是掩飾,不解釋卻是沒悔意。這樣的人真是令人受不了,反面後我深覺鬆了一口氣,明白到原來一直是自己小心翼翼地維繫著這段所謂的「友誼」。(回顧:數臭計時炸彈

由於對方是極小心眼的人,因此反面後我被明攻暗攻了一段時間。那時爸媽知道我心情很低落,重陽節當日特意提議一家人到附近的山頭吹吹風。

上年要重讀自修,10月尾時我灰暗之餘亦與媽在冷戰。她覺得我沒用沒出息,還要一天到晚沒精打采。我和媽的關係一直極好,整個星期互不理睬是很厲害的記錄。

重陽節當天,老爸約好媽放工後和我們一起上山頂,當作登高。山頂特別涼,風特別大;當晚我就著涼感冒了,不過和媽之間的怨氣都因此慢慢減退。

重陽節登高的起源是避難,不知是否巧合地令人有煩惱時才想起去行山。今年的問題是自尋煩惱,想起來沒有什麼大不了。只要能克服那個痛楚,放開自己的心情,世界其實仍然沒變。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