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言

九月尾了,這個月的blog數創了新高,卻不是只在說些有的沒的,算是可喜。
這個九月過得充實,不能相信只一個月就能和同學們混得嘻嘻哈哈;還記得開學前曾擔心大學生活會過得寂寞,又聽Jeff說過大學同學不會有天真的友情,彼此之間就只會grading each other,令我有種要捱過三年的感覺。
不過由o camp到開學直到現在,一切算是順利,而且生活也過得開心。
不諱言POLYU不是我最想入的大學,但人的際遇好壞都未必在起點決定。
若撇除大學之名,其實現在的一切都是超乎了想像的好,起碼there’s more to me than anyone else。

這幾日夾在中秋假期和國慶之間,因此星期四已算是一週結束。
今個星期的問題總結是「慎言」。

今天說得興起,失了分寸,被眾人圍攻。
幸好算是開玩笑,並未有人真正受傷(包括我自己)。在此得出寶貴結論。
說話前不經大腦,未必真的會傷到其他人,最有可能「傷」到的反而會是自己。
旁觀者的反應是最真實的,什麼地方有問題也一目瞭然。
經常口沒遮攔的話,就算目的不在攻擊任何人,就算身邊的人聽得笑哈哈;但你給人的印象只會一直下降,直至被永久定型為「口賤」或「只懂搞笑」,咁就永無翻身之日了。
我常常覺得只要說話無惡意就可以肆無忌憚,看來的確是多言無益呀!

最醒目的算是天恩,一向說話婉轉得來又不失攻擊力,起碼能讓轉數慢的人延遲中招。
被他問及中學時是否沒有什麼朋友,坦白說自問我當時人緣不差。
中六中七時真正要好的同學只有四五人,但我一直與大半班同學保持著良好關係,至少上課悶時我能四圍鑽,鑽到哪裡都可以傾得開心。
至於餘下的少數同學,都只是三四人一個小圈子;一直以來我也感受不到其他學校一班同學打成一片的感覺。
人人也說拔萃過的是大學式生活,想來不單止在學習方式上,同學與同學的小圈子也與大學相似;越高年級,同學間就越疏離。
若撇除拔萃之名,其實我的中學生活並不是過得那麼充實,唯一難忘的是一日玩得癲過一日。

回到正題,今個星期的總結是慎言。
沉默未必是金,但說話前抑制一下自己也可算是明哲保身之道。
起碼不要以為其他人婉轉地講衰野時,自己就可以置身事外地充當解話。
精人只會出半個口,笨人才會替他補完另外半個口。這可算是今週的體驗。
好彩有阿灝在做苦口良藥,說話直接但夠中肯。不像我的中學同學只會笑裡藏刀地在背後數落其他人。
至於結算這天的明顯受害者當然是Flora莫屬了。我一邊說,她一邊拍擊過來;我一直沒有任何感覺,她卻說打得手也痛了。
打在我身,痛在她手心。不慎言在這方面看也可算是作孽呀!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