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Camp後記

O Camp C組

三日兩夜的O Camp結束,回家昏迷幾個小時後復活,在此一記。

Mechanical Engineering的O Camp,名為「機械人豪華營」,在梅窩度過漫長(?)的三日兩夜。全程的睡眠時間約在三個小時左右,算是理想。:P

Day 1

花了大部份時間在campus集合,第一日的主打是連環treasure hunt。個人覺得最正最難忘的,是成組人到極之繁忙的彌敦道Bossini門前大跳一分鐘nami nami;不變態但痴線,一班人一齊癲的感覺最好玩。看著其他路人由目瞪口呆到笑唔出,一分鐘後大家立刻回復正常繼續趕去其他check point。由於進度比其他組慢,我們唯有追上巴士縮短時間;在三十幾度高溫下狂跑,人人也成身濕透。

中午的尖咀treasure hunt完成,黃昏時乘船前往梅窩camp site,個人覺得這是全日來最輕鬆的一個時段了。當日能見度低,靠在船邊看著朦朧視野,海風迎面吹來,浪花一直拍打,四面天際灰白中帶暗橙,水平線隱約圍繞在眼前。

到達camp site後勉強食過晚飯,在房準備晚間treasure hunt時忽然橫風橫雨。正以為是日活動已因此完結,幾小時後天色回復穩定,treasure hunt如常進行。基本上任務不難完成,除了那個草地接龍地繞圈。你可以想像16個人跪在草地上、連成一線、雙手捉著前面的人的足踝前進,去繞圈150米會有多大難度。草地濕透的壞處是跪時覺得不舒服,好處是比較不易擦損膝頭。

11pm左右完成treasure hunt,返回營房等沖涼。近20人分兩個廁所,這幾日來的沖涼等待時間都相當可觀。沖涼後一眾人發呆,組爸組媽帶頭圍圈玩遊戲,一直玩到3am左右才極疲累地回房睡覺。(「營規」是3am前睡覺要後果自負,哈!)

Day 2

睡不熟,7am前醒了過來。刷牙後見其他人未醒,我獨自上了天台看風景。梅窩沙灘不算乾淨,不過遠看仍可謂海天一色。這份舒服的悠閒感覺與O Camp的緊張和激烈對比很大呢。

第二日的重點在於水戰,是日天氣極酷熱,因此水戰提早舉行。起初以為水戰是鬥射水槍、鬥潑水,不過原來只是在海灘玩遊戲。由於不是全組進行,大部份人都只是站在一旁打氣、圍觀或曝曬。幸好組爸組媽和ex-co們都受命要拿著水槍四圍射,組仔組女才未被太陽蒸乾。之後是在海灘的自由時間,最後是猜包剪揼鬥潑水。差不多黃昏,大家洗身後回去換衫食晚飯。

O Camp膳食

所謂的「豪華營」,膳食真的很「豪華」…

晚飯過後是O Camp的重頭節目campfire。圍著營火跳舞比想像中熱,要跳的包括之前precamp時學過的營舞--鄭秀文的《螢光粉紅》;和不用學也會跳的幾隻口水舞,有《超人迪加》、《成吉思汗》和《Holiday》等。一身濕透一邊跳,campfire的感覺是好玩和辛苦合一。不過聽聞有其他U的campfire要玩脫衣舞,要一面聽著葉玉卿一面發姣,深感只需在營火前跳幾小時已是恩惠。

Campfire後全日活動差不多完結,回房沖涼後大家等待老鬼(上屆的師兄師姐)前來。本來以為會被老鬼玩得很慘,不過遊戲竟然出奇地正氣,玩舉手舉腳的「人體奧妙展」、互相以棉被把對方擊落座騎的「火麒麟」,用棉被圈著人後丟出露台自行逃脫的「毛毛蟲」已是最變態,好彩沒抽中我。老鬼們專誠坐夜船來玩我們,認真畀面呀。不過原來好戲還在後頭…

老鬼走後,我們繼續圍在廳中玩些輕鬆party game。雖然我不懂玩只是旁觀,不過也一直踩到3-4am,身邊的人相繼倒下。剩下未睡著的在吹水,講鬼故,大概6am前我開始想小睡。不過我的兩邊都有環迴鼻鼾聲,此起彼落極富節奏,當然難以入睡。有些人睡得像死豬,踢唔醒,給封著口鼻仍可以動也不動。:D

到了6am左右,老鬼和ex-co忽然闖入,他們一直通宵的目的都是等這一刻了。我睡不著,當然是起來看看搞什麼。O Camp的「營規」是不准睡覺,這刻在熟睡的當然會被整。老鬼們拿著牙膏剃鬚膏等替已沒知覺的人化妝,畫呀畫呀真精彩。最慘的是組媽,6am才開始倒下,頭上卻不止牙膏剃鬚膏,還有媽咪麵連粉一起倒下。老鬼們整完笑著拍照後就滿足地溜人了。

Day 3

看完半組人被整後,其他人刷牙執拾後繼續吹水或準備小睡。到了8am左右,是時候checkout(冷氣會自動關掉)。

早餐後玩mass game,我因整晚沒睡感到頭暈暈;不是劇烈地不適的那種頭暈,而是腳步浮浮站不穩,幸好大部份遊戲不需要全組參與,否則一定會陀衰家了。haha

不過其實幾日來的遊戲累積下我組已經穩輸,選了營花營草後直接大懲罰。做好了心理準備,懲罰反而輕鬆--一盤糖水加香蕉加wasabi,看起來像豬餿,但吃下去不算難頂,而且wasabi味很輕。最後午餐後,大家乘船離開梅窩後解散。O Camp正式曲終人散。

最初報O Camp是為了識人,想像著遊戲會有多變態,幾日前我本著「捱」的心態出發。幾日後回來,反而覺得O Camp很有意思;實際得著很難形容,難得的其實是那份體驗。坦白說,相信你一生中也不會有多少次機會走到鬧市中快閃式跳nami nami,也不會有多少次機會50多人圍著營火跳舞。

而且一班師兄師姐都很錫住我們--遊戲不算變態,懲罰是例行性質,你不願玩也不會強迫。我算是很內向,但仍沒有被玩弄的感覺。常聽人說大學迎新營趨向低俗無聊,幸而我沒體驗到這個趨勢。

最後要多謝組爸侏羅和組媽Kelly幾日來的照顧,明顯看到你們辛苦盡責,任勞任怨。組爸和組媽都只有一個,組仔組女不能選擇。能遇著這樣好人的組父母,都是一種福氣。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

  • O’camp 真係一生人點都要試最少一次~ 盡情咁玩過之後係一件好難忘既事黎架~ haha

  • oz

    agree la. how can we have chance to be such chi sin when we are just having a normal school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