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的定義

「頹」,其實是個定義頗含糊的形容詞。對我來說,那不一定是指具體的消極--你仍可以積極去面對任何事,只是對那些事不關己的顯得冷漠--這就是我近來的「頹」。

我仍每天去自修室溫書,並沒有感到什麼煩厭,但生活除此以外就沒有什麼了。

很多以前會主動關心的事,如親朋近況、新出產的電子產品、潮流玩意、新上畫電影或是一些無聊的娛樂新聞,林林總總;現在都沒有興致了。我不是腦中只有讀書,我不是那種會對讀書上癮的人,只是近來對很多事也再提不起勁。

再次去報A-Level、報JUPAS,令我想起上年的生活。可能是那時玩得太盡情吧,該玩的都玩夠了;現在難以找到令自己很熱衷的事物。

以前,新的《柯南》出了嗎?我會第一時間衝去買。新的劇情播了嗎?我會每晚守在電視前追看。成班朋友出來踩單車或是BBQ嗎?我會滿心歡喜去期待。現在,都沒有這些感覺了。

或者我現在會期待的,是快一點能考完A-Level,在大學一年級時過的那個聖誕節吧(沒什麼特別原因,我就是喜歡聖誕節)!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是現在的心境寫照吧!現在我反而不會說愁了。一天到晚說愁的人,大概都只是無病呻吟,或愛怨天尤人的人。愁呀愁呀,對自己沒幫助吧?!

其實我並不想只說不快事,或是裝作一副嚴肅地發謬論。

滿天風箏

在此送上一張滿天風箏的相片吧。是在前天重陽節上山頂時拍的,當時的氣氛真的很和諧呀。很多父母也在和子女一起放風箏,很久沒見過如此有意思的情景了。在每個小孩也手執一部GBA或數碼暴龍搖手機的今天,一家大細放風箏的確感覺溫馨。

當日比較大霧,所以看不清楚山下的香港。但天氣非常清涼,很不錯呢!結果我在當晚就著涼了。昨天睡了一夜,今天已差不多痊癒。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