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一點冷嘲熱諷!

九月一日,大家也開學了。作為自修生的我,今天將要開始踏出難行的第一步。

難之一,高考難到出名唔使講,有人話高考Pure Maths就有如某D國家大學二年級程度。

難之二,要自己一個人讀書溫書,的確寂寞,希望我可以控制到自己。

難之三,半年時間其實不算多,要如何好好分配全由我自己話事,非常之難。

難之四,今年考試時間表出得差,物理和應用數竟然連續兩日考… 上次是隔了廿多天。

難之五,是面對著無比壓力。坦白講,高考唯一用途係入大學;只要入得到你想入的科目,其實你考成點根本不值一提。

放榜過了幾個星期,媽的態度由支持變為睇死和冷嘲熱諷。食飯時候,一句句車埋嚟--

「而家D香港學生,中意先甜後苦。」
「而家D香港學生,一D自制力都無;又唔識分配時間,乜都做唔到。」
「個個都入到大學,但係你就掛住玩,貪舒服。而家幾失敗,頭都抬唔起,一D自信都冇晒。」

我唯有快快手爬埋啖飯,即刻衝返入房算喇。

而家我變成咗我阿媽嘅仇人,我坐歪D又唔啱,笑大聲D又幼稚,講嘢細聲D又即係冇自信,好樣衰。

咁大個仔,終於知道乜嘢叫「失寵」。兩個月前放高考成績,我考得差都冇所謂。但入唔到大學?即係當你係殘廢。每日奚落你一鑊,每日總有抽秤嘅題材。

其實呢個亦係一般人嘅目光。外人睇我哋,考成點唔重要,最重要入到名大學。對我哋嚟講,入到理想科目嘅唯一路徑就係成績。香港教育制度玩死人,但你係焗住要跟佢遊戲規則,吹唔吹脹!

入到唔理想嘅科目?唔緊要!最緊要係入到大學。見到有D成績比自己差嘅同學都入到中大理大,我知道今次輸嘅除咗係成績,仲輸埋JUPAS嘅遊戲規則,中咗爆水泡效應,唔浸死你都打殘你。

以前我可以好有志氣咁同自己講:「如果要我入呢科我寧願repeat!」但今日我只知道一樣嘢:死都要死入大學。就算入唔到三大都好,總好過乜都入唔到。而家丟人現眼。

喺我媽眼中,每分每秒都要溫書。睇電視係錯,唔對住本書係錯。咁當然,而家用電腦就好似偷渡咁--唔見得光!

Oscar

香港人,八十後。中五會考後學人寫網頁、寫文字,記下生活大小事。

更多相關文章 »